金圣·大江論壇 - 江西論壇

                     找回密碼
                     會員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402183|回復: 5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收起左側

                    宜豐縣醫院連續發生兩個重大醫療事故走法律途徑投告無門的慘痛經歷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首貼
                    發表于 2015-10-29 17:2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立即注冊,與更多好友暢游大江!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會員注冊

                    x

                    . t1 v4 ]9 O# U! G0 O0 b
                    宜豐縣醫院連續發生兩個重大醫療事故走法律途徑投告無門的慘痛經歷

                    3 o! Y+ Q, R4 l5 \

                    " L0 ^5 p% d/ r
                    一、本案梗概
                    2 L0 e: E+ I" ~
                    我母親胡恒娥入宜豐縣人民醫院骨科治療右手骨折,在一個多月的住院過程中,母親身上接連發生兩個重大醫療事故,導致死亡。事故發生后,醫院領導組織醫生、護士集體偽造病歷。在省醫學會鑒定時,醫院正付院長鐘小明、萬訓等根據鑒定需要,新偽造一份“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讓專家做虛假鑒定。被我們發現后,又與江西省醫學會會長(女)、醫鑒辦主任熊中驥等串通起來,使用太子換貍貓的辦法,將真實病史病歷(雙側肺部感染住院病歷)替換假病歷,存入醫學會鑒定檔案中。我們向宜豐縣人民檢察院舉報后,檢察院啟動了調查程序,派人去省醫鑒辦調取了病歷檔案。但是,宜豐縣人民醫院院長鐘小明在得到省醫學會工作人員通風報信后,迅速利用公共資源、公款找領導說情或行賄。縣紀委書記孫子鳳很快就在一次宴席上,對縣檢察院領導指示說“不要去管”這個案子。為什么不要管?因為其親弟弟是常駐宜豐醫院的藥方代表,很可能是他出面代醫院說情了。接著鐘小明又專門宴請宜豐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盧小林等高層領導,席間還與盧小林勾肩搭背,以在眾領導面前顯示與檢察長親密無間的關系,隨后盧小林又多次介紹親戚朋友向該醫院推銷藥品,形成了互相利用的關系。調查被停止。無奈之下,我們先后曾向中華醫學會、省醫學會申請,根據現有真實病歷重新鑒定,結果均不受理。接著我們又向宜豐縣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審判長曾敏,故意不履行應當對病歷真偽進行法庭質證的法律程序義務,而是以“原告在向宜豐縣檢察院舉報被告有偽造、篡改原始病歷嫌疑,宜豐縣檢察院封存了胡恒娥的全部病歷,但沒有對被告作出任何有偽造、篡改病歷的結論,故醫學會的鑒定是合法有效的。”(這是判決書中的原文),判決駁回起訴。我們向宜春市中級法院上訴,仍是維持原判。等到2011年宜豐縣檢察長換界,盧小林調走了,我向宜豐縣檢察院現任檢察長鄭法財寫信,希望重新啟動調查,或就已發現的偽造病歷問題出一個證明。檢察院沒有重啟調查,但出了一個《調查說明》,我們以此向江西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但又被駁回再審申請。我又再次于2013年將此情況向現任檢察長投訴,宜豐縣檢察院研究后認為:不論檢察院查了沒查,都得不出一審法院判決中所認定的結論,事實上根本就沒查。因此決定依法提起抗訴。宜豐縣檢察院在制作抗訴報告后,合并其他材料于2014年元月上報給宜春市檢察院,宜春市檢察院審查通過后,于2014年5月報江西省檢察院批準,抗訴材料在省檢察院滯留幾個月后,我于2014年9月23日收到一份江西省檢察院《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贑檢民監【2014】56號),里面沒有對不支持抗訴作出任何合理合法的解釋,更未對兩級檢察院的抗訴理由談半個字。這很可能又是鐘小明在“后臺”活動的結果,此前在2014年8月4日上午,我曾接到一個自稱是省檢察院民行處女性工作人員電話,稱:“你的案子省檢察院已經研究好了不支持抗訴,但認為此案醫院不賠點錢也說不過去,醫院同意調解賠幾千元錢,你同意嗎?”,我當即表示了拒絕。我們連續九年走法律途徑奔走呼號,卻投告無門,僅交給法院的訴訟費及醫學會的鑒定費就上萬元,賠幾千元,算賠什么?感覺省檢察官與鐘小明合起來羞辱受害者走法律途徑。抗訴程序本就是為了糾正枉法裁判的一個司法監督程序,根本沒有調解一說。我們不知道這個副科級的醫院院長有什么“背景”,為什么有沖天的負能量?不論告到哪個部門哪個級別,他都有本事“打通關節”,江西省醫學會、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西省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都幫他使用太子換貍貓、貍貓換太子的辦法徇私舞弊,每當我們的申訴出現一絲希望時都會被他扼殺,兩級檢察院依法提起的抗訴程序都能被他在最后環節擺平。嗚呼!這是怎樣的一個法律環境呢?相信我的慘痛經歷也是千千萬萬個醫療受害者的經歷,我母親付出生命的代價,醫院草菅人命后又集體偽造病歷的惡行,還有各級參與其中的腐敗分子,在中國政府大力反腐的今天,得不到絲毫懲處。今天受害的是我們,以后你、我、他中的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因為人一輩子總會有生病住院的的時候,相信將來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受害者,被迫走上暴力反抗的道路,弱者只能忍氣吞聲,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會在沉默中暴發。下面是詳細經過:
                    & |8 I, o- K, E- C' J+ j
                    二、我母親身上接連發生兩個重大醫療事故,導致死亡。

                      V$ k. P  F4 L
                    我母親胡恒娥于2006年2月3日(農歷正月初六)下午七點半左右入宜豐縣人民醫院骨科只是治療右手骨折,經過醫院各種入院檢查確認,是右尺橈骨骨折、右髖骨骨折(非常輕微的),此外并沒有其他任何外傷及內傷,2月3日至8日在我們家屬攙扶下,可以正常下地大小便,也可以坐在病床上正常進食面條、米飯之類的各種飲食。可是,大約在2月8日至9日,骨科經治醫生鄒勇查房時對我們家屬說:下床活動容易造成骨折部位偏移,不能讓你母親下地大小便,要讓她習慣于在床上躺著解小便。
                    1 Y. B7 l% |& r- ~3 S
                    在此之后,由于平均每天有一千多毫升的葡萄糖和生理鹽水不斷輸入母親體內,母親開始訴說腹部難受,要求下床解小便,母親幾呼是整天都在不停地苦苦哀求我們允許她下床解小便,由于醫生說了不能起床大小便,看到母親因躺著解不出小便而難受,我們子女只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干著急而愛莫能助。母親在求我們扶她起床解小便而得不到回應的情況下,有幾次就試著自己下床小便,以至于把固定右手骨頭的木夾板都弄得松脫了。有一次在我們家屬不在場時,護工為了看護的方便,竟用紗帶將母親的雙手雙腳縛在床沿上,后來被我看到,才被制止并解開。

                    8 }! O" A- {( @
                    面對這種情況,我弟弟熊細期,他在2004年做闌尾切除手術住院時,就有躺著確實解不出小便的親身體會,就向鄒醫生建議說:“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太難受了,既然不允許下床小便那就導尿吧”。但鄒醫生又不同意,說導尿會引起感染。

                    - w, L1 T+ P& q: ?" ]) K
                    自從2月10日左右開始我們發現母親腹部腫脹的很高,并且坐也坐不起來了,無法進食。整天呻吟訴說腹部難受。當時的天氣溫度低至零度左右,但此時母親卻每天都開始出大汗,渾身大汗淋漓,衣服被子全濕。到2月18日的時候全身都浮腫起來了,醫生和護士也注意到了,但經治醫生鄒勇在沒有作任何檢查的情況下,就固執地認為是大便堵塞造成的,當時已有很多天沒有進食了,何來大便?,當時我們也不懂,醫生這樣說我們也就這樣信了。為解決大便堵塞,鄒醫生先后兩次開了一種中草藥泡水喝,喝了這個草藥之后就開始泄瀉,弄的滿床都是泄水,但并無大便。腹部和全身的腫脹也不見有任何消退,在這種危險時刻,醫院仍然沒有作任何的檢查及會診,為此我曾在醫生辦公室向鄒醫生建議,既然認為是大便堵塞,就開點“螞丁寧”試試,當時骨科主任吳滌青也在辦公室,他對鄒醫生說就不防開一點試試,但鄒醫生不同意,認為不會有什么效果。當時我還問過鄒醫生:腫脹的這么厲害會不會引起心臟問題?他回答說:“會啊”。但此后鄒醫生再沒有采取其他措施,在長達一個月的時間里既不組織會診,又不進行B超之類的常規檢查。由于全身腫脹,造成無法坐起來,每當我試圖扶她坐起來時,母親就會大叫喊痛,所以只能躺著進食,可是食物就會嗆著氣管而咳嗽,咳得面紅耳赤,躺著根本無法進食。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向鄒醫生咨詢能不能每天讓母親喝點牛奶,這樣可以躺著用吸管吸又不至于嗆著氣管。鄒醫生說:“牛奶雖然是液體但屬于不容易消化的食物,不能喝”。所以腫脹發生后在骨科沒有進食,鄒醫生有意加大了葡萄糖的輸入量,每天輸750毫升5%的葡萄糖注射液,維持生命所需能量。我們家屬認為長此下去這樣也不是辦法,為此我們經常去找醫生要求解決全身腫脹的問題,可鄒醫生常常不在班,找其他醫生又大都不管,或者敷衍了事,總是沒完沒了的回答:繼續觀察、繼續觀察。醫生對病人的生命危險家屬的焦急漠然置之,一個姓聞的醫生則干脆說:醫生不是神仙,不能包治百病。對全身腫脹給母親生命造成的危險熟視無睹,放任其發展。

                    , E; x0 V2 E. [" L. c+ n$ o5 {4 E
                    焦急的我又從心血管內科,叫上來一個以前就認識的張宜東醫生,他翻閱了病歷資料,在母親床前沒動手,只是看了一會。當時我向他提了兩個問題。什么原因會引起腫脹呢?他回答說:“低鉀,可是鉀又不低”。我又接著問:這全身四肢都腫脹會不會是心臟有問題?他又說:“也不像”。
                    7 r7 w  C) Z) F! W9 s6 x( J
                    在骨科面對長達一個月的全身腫脹沒辦法解決的情況下,鄒醫生建議轉內科,說內科醫生更專業一點。其實內科、骨科都在同一幢樓內,內科就在樓下,完全可以組織醫生會診,為什么不?。

                    * E/ K' s+ \7 Y( ]5 o
                    3月8日中午11點45分由骨科轉入內科,下午二點左右,內科胡擁民副主任醫生看到腹部腫脹的這么高(3月8日的會診單描述為“腹部彭隆”),就用手不斷在母親腹部各個部位,一下一下地進行按壓,發現腹內有一個硬如鐵板一樣的硬塊,長18厘米寬18厘米(3月8日內科醫生寫的會診單上是這樣描述的),建議立即對腹部做B超和CT檢查,3點30分B超室檢查結果顯示“膀胱極度充盈”,B超醫生跟我說:“膀胱都快要爆了,趕快導尿吧!”,導致腫脹的原因總算找到了,就沒有再做CT檢查。當時我還問胡擁民副主任醫生:“為什么母親早期幾呼是每時每刻都在求我們家屬允許她起床小便,但后期則只是天天訴說腹部難受而沒有再說要解小便呢?”。他只簡短地回了一句:“麻痹了”。

                    2 {3 v# `. u5 s$ q
                    3月8日下午四點左右開始導尿,腹部腫脹迅速完全消退。
                    9 G% l! ?  |6 F$ I9 Z
                    3月9日早上8點半左右母親全身的腫脹現象也全部消退了,但身體卻瘦成了皮包骨的樣子,以至于上了夾板的右手空出很大的縫隙,我還特意通過內科的經治醫生周國盛,叫骨科的鄒醫生來內科重新綁緊了下,也是想讓他看一下,母親被他誤診誤治折磨成了什么樣子。母親第一次表現出極度饑餓狀態,想要吃東西,由于不知道導尿后就可以吃東西了,所以象往日一樣沒有準備食物,床邊桌上正好放著親友送的香蕉,在征求內科經治醫生周國盛意見后吃了一個,是我扶母親坐起來,讓她自己用手拿著吃下去的。這是自從骨科的鄒醫生,不讓我們家屬扶母親起床解小便以來,一個多月,第一次能夠坐起來,并且也是唯一的一次進食。

                    ( J* `; Q& y# J# `
                    不幸的是3月9日中午12點30分至1點30分之間(偽造的“護理記錄單”把這個時間寫成下午5點,有意與吃香蕉時間拉開區離)突然嘔吐咖啡色液體,即上消化道出血,當時在場的有護工漆愛秀和我三哥熊三期,我此時正在家吃中飯,接到三哥的電話馬上就趕到了醫院,看到被子邊上還殘留著部分棕黑色血跡。我大嫂聽說母親早上吃了香蕉,以為可以吃東西了,中午還特意煮了雞蛋送過來,但此時母親卻又無法吃東西了,我就去找周國盛醫生,告訴他母親沒有吃東西,問他能不能用什么辦法直接將食物送到胃里?他說這就沒辦法。現在我知道可以輸營養液,當時我不懂,但周醫生當時是應該懂的,為什么不做?。

                      D( s, b* ]7 {* o0 `2 v
                    怎么吃了香蕉后會引起上消化道(即胃部)出血呢?張宜東醫生在得知我母親消化道出血的事時,說了一句:“可能胃部長期空磨嘰磨,磨爛了”。說明骨科誤診誤治造成的無法進食,使胃壁被胃酸消化造成了嚴重損傷。
                    5 U& s+ M: A9 A: j9 H
                    當天下午5點半左右(偽造的“護理記錄單”把這個時間寫成晚上9點)又第二次嘔血,第二次嘔血量更多,血壓急劇下降到80/45,母親皮膚蒼白,事后偽造的“護理記錄單”上是這樣描述的:“患者感腹部疼痛,面色蒼白,貧血外觀”。當時醫院除了打止血針外,并沒有采取輸血措施,我內心非常緊張,急忙跑去問胡擁民醫生:為什么打了止血針還會出血呢(下午兩點左右就打了止血針)?他解釋說:“也許是第一次出血存在胃部沒有嘔吐完的部分吧”。我又主動接著問他需不需要輸血?他回答說:“輸血費用很大,并且輸血是有風險的,你是否同意輸血?”。我有點不放心地問:“以前醫院因為輸血出過事故嗎?”。他回答說:“沒有”。我接著就簽了同意輸血,并且說明要趕快進行。

                    ( o) D# q2 L- g: ^7 U/ t6 j0 `
                    3月9日晚上10點開始輸“二個單位的“懸浮紅細胞”,到3月10日早晨6點輸完全部的“懸浮紅細胞”后偽造的“護理記錄單”記載的血壓上升為100/55,也就是說當輸入“二個單位的“懸浮紅細胞”后,血壓僅上升20/10,而出血之前與出血之后比較,血壓是由出血前的130/70下降到80/45,下降數值為50/25,從這個血壓下降數值并結合當時母親的臨床表現,根據教科書《內科學》上的理論可以推導出消化道內出血量應在1000毫升以上,需積極輸入足量的全血進行搶救,醫院當時僅輸了二個單位的“懸浮紅細胞”明顯不行,應當一直輸全血到血壓正常為止。當時我們不懂什么叫“全血”,以為醫生輸的就是全血,一直到省醫學會事故鑒定結束后才知道“紅細胞”與“全血”是有區別的。并且從3月10日早上6點停止輸“懸浮紅細胞”后血壓又在緩慢下降,偽造的“護理記錄單”是這樣記載血壓變化的:

                    $ M, [- H2 X1 O0 ~6 w  [  X+ m: j
                    3月8日:上午11點10分130/70→下午3點120/70→晚上11點130/60(血壓很正常)

                    2 I8 x0 H/ O1 z6 F- I
                    3月9日 :早上7點105/75→下午3點105/60→下午5點90/55→晚上8點105/60→晚上9點80/45→晚上11點90/50(血壓開始不正常)
                    2 q( C3 x8 |% k
                    3月10日:早上6點100/55→上午10點90/55→下午1點75/40→下午3點53分死亡。
                    * E$ B* g9 a5 L; t, S' w1 x
                    根據事實經過和現有“臨時醫囑”、“護理記錄單”記載以及護工出的證言證明,從3月10日早上6點直至下午3點45分死亡為止的十個小時的這段時間里,醫院沒有采取任何輸血措施。下午1點鐘偽造的“護理記錄單”上記載的血壓已下降到75/40,這是典型的大出血休克標準血壓,按醫學操作常規應立即輸入足量全血搶救,如果這個護理記錄內容是真實的,哪為什么不輸血搶救?現在知道這些護理錄單都是事后偽造的,真實記錄是怎樣的無法得知。
                    / Y9 {1 n6 ^; n. f. n
                    3月10日中午12點30分母親發生第一次心臟緩慢停止,偽造的“護理記錄單”記載是“中午1點14分出現呼吸心跳驟停”,注意:驟停就是突然停止的意思,是心律失常的一種表現形式,當時心跳是緩慢停止的并不是突然停止,為什么醫生要把緩慢停止寫成“驟停”?據《內科學》記載,“驟停”這種癥狀,既可以與低血糖、器官功能衰竭有關也可以與冠心病有關,緩慢停止則只可能與低血糖、多器官功能衰竭相聯系,而這個直接與沒有進食又沒有打葡萄糖造成的能量耗盡有關,這正是醫方責任。
                    ( H, \% G( ?4 m  Z" A0 Z
                    當時我看到母親呼吸漸弱心跳越來越慢,感覺情況不妙,急忙去叫醫生,胡擁民醫生趕到時心跳剛停,他隨后用手在胸部只按壓幾下就恢復了自主心跳,在此后的3個小時內又停了三次,都是這樣緩慢停止后,醫生用手按壓又恢復的,第二次心跳緩慢停止后由于醫生來得晚了,心跳停了幾分鐘,但隨后趕到的胡擁民醫生對胸部按壓后也恢復了。當時胡擁民醫生還不停地跟我解釋說:“心跳停了有幾分鐘,可能大腦已經受損,即使搶救過來,也不能成為正常人一樣了”。暗示我放棄搶救,我當即強烈地對醫生表示,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盡一切辦法搶救。但是第四次心跳停止后沒能再恢復過來,當時有個護士伸手看著手表報了時間,是下午3點45分。

                    # N" X: m; {+ I5 |2 Y. `
                    為什么在骨科誤診誤治一個多月,使母親受盡了常人難以忍受的苦難折磨都挺過來了,轉到內科經胡擁民副主任醫生親自檢查,發現了骨科未發現的“尿潴溜”問題,解決了導致全身腫脹無法坐起進食的根本原因,按常理應該是會慢慢好轉的,可是轉到內科前后只有三天時間,雖然發生了上消化道出血,通過打止血針也止住了,為什么會突然死亡呢?

                    & U4 D- a2 a2 B7 n* q
                    這是因為內科經治醫生周國盛犯了一個低級但非常嚴重的錯誤,正是這個錯誤,奪去了母親的生命。
                    % b, n) H, D* X0 }3 ?: F5 I6 O
                    我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從3月8日11點45分轉入內科的時刻起,一直到3月10日下午1點20分為止,這三天時間里都沒有打葡萄糖。因為在內科治療的這三天我都在場,中途只有短時間離開過,我知道葡萄糖是能量物質,從沒看到過內科輸葡萄糖注射液,心中一直不理解,難道醫生打了其他能量物質代替?我心中的疑慮當時沒有對醫生說,是因為內科解決了在骨科長達一個月沒能解決的全身腫脹問題,以為內科醫生水平更高。3月10日12點30分母親發生第一次心跳停止的事故后,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特去醫生辦公室找醫生質詢: 為什么轉內科的這三天來都不輸葡萄糖注射液?,當時主任醫生和經治醫生都不在,只有一個戴眼鏡的值班醫生況福連(實習醫生)在辦公室,他急忙查閱病歷資料,當連翻幾張都沒有發現葡萄糖的記載時,無言以對。
                    2 R. n1 }; P/ u$ Q2 c% @
                    母親逝世的第二天晚上我去找周國盛醫生開死亡證明時,又質問過他為何內科不打葡萄糖,他的回答是:“糖尿病人怎么能打葡萄糖呢?”,這樣的回答說明他確實沒打。當時我心中暗想:難道糖尿病人只能活活餓死?在骨科每天都是打兩瓶(共750毫升)5%葡萄糖注射液的,怎么到內科來就不能打了呢,再說母親從沒得過糖尿病,在第二次心跳停止后搶救時,為什么又匆匆忙忙來打葡萄糖?(我向值班醫生提了三天沒有打過葡萄糖之后,不久護士才匆忙提著葡萄糖注射液進來輸液,但為時已晚,二小時內母親就逝世了),我怕引起周醫生的警覺而篡改病歷,心里想的這些話沒有說出來。但后來過了三天復印的臨時醫囑上,周醫生卻寫了一瓶250毫升5%葡萄糖注射液,我估計周醫生自己后來也覺得,三天不打一點葡萄糖,可能無法自圓其說,所以事后偽造“臨時醫囑”時補寫上去了這一瓶。現在能看到的3月9日至10日的“臨時醫囑”,上面寫的時間和內容出現大面積涂改、作廢、重寫痕跡。

                    ' z( ~1 r# d. `+ f' o
                    退一步講,即使就算3月9日偽造過的“臨時醫囑”上記載的,這一瓶250毫升5%的葡萄糖注射液算打了,這個量也是明顯不夠的,骨科一天打750毫升5%的葡萄糖注射液,而在內科的三天時間總共才打250毫升,我算了一下,平均每天的葡萄糖輸入數量,骨科與內科比相差了九倍。也就是說在經歷了上消化道大出血的情況下,明知不能正常進食,長時間沒有補充足夠的能量物質,所以才會造成轉內科后母親的身體急劇消瘦,并且導致了低血糖。

                    * y3 S- F7 ~4 N
                    為什么長時間不打葡萄糖呢?我認為實際上是他忘了。為什么會忘呢?3月13日下午,幾經周折請示多個院領導同意后,周國盛拿著部分病歷資料帶我去醫務科復印,醫務科的女工作人員小劉一邊復印資料一邊主動跟我介紹:“周醫生是剛剛調來住院部工作的,之前一直在門診部工作,呵呵,一來就碰到這樣的事情”。由此我才恍然大悟,知道了不打葡萄糖的真正原因。周醫生以前只在門診部工作,接觸的都是門診病人,不需要打葡萄糖,突然調到住院部來沒有經驗。醫院讓一個沒有任何住院部工作經驗的醫生,接手剛從骨科誤診誤治一個多月,身體受到嚴重損害的病人,本身就是一個錯誤。
                    $ d6 ?3 A1 L& Y
                    再來看看忘記打葡萄糖導致了什么樣的嚴重后果吧,3月10日下午12點30分母親發生了第一次心跳停止事故后,我向值班醫生提出了為什么三天不打葡萄糖的質詢,值班醫生立即翻閱了幾天的醫囑資料,發現確實沒有打過葡萄糖后,護士從1點20分開始輸葡萄糖注射液,在連續輸了45分鐘的葡萄糖后,護士于2點05分在葡萄糖輸液端口進行了抽血化驗,“檢驗報告單” 顯示這個時刻的血糖值是3.76。注意:這個抽血時間是“血液檢驗報告單”上當時采血護士手工記載的(采血2點05分,化驗2點20分),比較真實。周國盛醫生在“臨時醫囑”上寫的時間明顯不對,“臨時醫囑”記載的檢查、抽血時間都是12點37分,為什么會不對呢?因為這幾天的醫囑資料都是事故發生后根據需要而偽造的,所以與原始資料數據產生了矛盾。

                    8 _7 E) s9 c0 y/ T
                    周國盛醫生為什么要將抽血化驗時間寫成12點37分,而不寫真實時間2點05分呢?這是有目的得,他是在企圖掩蓋由他一手造成的真實死因,《事故發生后醫院組織醫生、護士集體偽造住院病歷》中將詳細說明理由。
                    2 c( Z7 f# Q2 n7 e+ I) T
                    據醫學資料記載:發生低血糖后如果及時補充葡萄糖就可以迅速緩解(10分鐘內)。在連續輸了45分鐘的葡萄糖后,從葡萄糖輸液端口采血檢測的血糖濃度是3.76。輸了葡萄糖(或進食)后采血檢測的血糖叫“餐后血糖”,應該是會比正常“空腹血糖”(3.88-6.11)數值高很多才對,為什么會仍然低至3.76?,由此可見我母親在3月10日12點30分發生第一次心跳停止時刻的血糖濃度,比這個“檢驗報告單”上檢測的血糖數值要低得多,經科學推斷是大大低于2.8(低血糖標準)的,可以說幾呼是處于無血糖狀態,我們認為這是導致多器官功能衰竭、心臟停跳的根本原因,這才是真正死因。

                      S& \7 l' @$ i$ P( n
                    我看過網上有關地震的新聞報道,說地震發生后,最佳的搶救時機是三天以內,也就是說一個正常人不吃不喝的情況下最多能挺三天。我母親轉到內科后三天粒米未進,又沒有輸葡萄糖之類的任何能量物質,怎么會不死?可以說母親是在醫院內科被活活餓死的。
                    ( X4 _# }; b. V6 R
                    綜上所述,如果將這段住院期間分開看,實際上醫院骨科、內科接連發生了兩個重大醫療事故,并且兩個事故都發生在母親一個人身上,才最終導致了母親死亡,這不是醫術水平問題,都是犯的低級錯誤,是醫院管理混亂,醫生不負責任造成的。
                    , u, R+ i& a$ |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熊建軍窯 黃地描金開光山水茶具
                    景瓷網特惠價:¥8869.00元
                    工藝:釉上彩
                    10個免費拿iPhone6的機會
                    方式:只需0元預約參與抽獎
                    獎品:電信版iPhone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推薦
                     樓主| 發表于 2015-10-29 17:23 | 只看該作者
                    四、第一次在宜春市醫學會做了個無效鑒定
                      g1 a' S6 Y8 W" s事故發生后,為了弄清死因,我們沒有去醫院吵鬧,而是走法律途徑向宜春市醫學會申請醫療事故鑒定。
                    * V! R  I6 {+ w7 m鑒定前,我與單位同事先去了一趟宜春市醫學會,醫學會辦公室,就設在宜春市衛生局辦公樓內,在一樓有一個單獨辦公室,主持日常鑒定工作的是涂新義主任,沒發現還有其他工作人員。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母親住院治療右手骨折,前前后后發生的一些事件經過,咨詢他是不是屬于醫療事故、鑒定是否公正等問題。他對我們很熱情,有問必答,說鑒定程序很公正,如果對第一次鑒定不服,還可以申請省醫學會第二次鑒定。參與鑒定的專家,由醫、患雙方從有幾百名的專家庫抽簽選出,鑒定前醫、患雙方都不知道選中的專家名字,鑒定結果由專家組集體表決做出,他還一再說明他只是引導專家作鑒定,沒有決定權,你就是送我十萬元錢也是沒有用的,后面這句話重復說了兩三次,總之他非常歡迎我們去做鑒定。我又提到兩次復印的病歷相差很大,擔心很多病歷已經被偽造,很難做出公正的鑒定,他又說:后補的病歷可能不真實,衛生部門有規定,如果兩次復印的病歷不同,鑒定依據應以第一次復印的病歷為準。
                    5 T3 E& o) j, j! g鑒定會前幾天有一個由醫、患雙方各自提交鑒定材料,從專家庫抽簽選出參加鑒定的專家程序,因為專家平時都是各市、縣醫院上班的醫生,確定了專家人選就可以提前做準備。抽簽時也是由涂新義一個人在電腦上操作,參與抽簽的專家在電腦中只顯示編號,抽中了哪個專家,醫、患雙方代表看到的也只是幾個編號,不知道名字,表面上看,這是防止鑒定前當事人可能去收買專家,但是,專家名字醫學會的人是知道的,因為他要負責通知抽中的專家何時參加鑒定會,所以只要買通了醫學會的工作人員,也可以鑒定前買通專家。& }0 ^( X& x0 u( r' s
                    不知道什么原因,開專家鑒定會前,我們感覺涂新義主任的態度顯得有點冷漠,與咨詢時和謁可親的態度比,反差很大。為了說明母親的生前狀況,我特意帶了幾張母親生前的生活照片,希望他能發給專家看一下,他接照片時簡短地說了一句“沒用”,表情很嚴肅。我心中暗想,會不會是因為我沒有送禮而不高興呢?是說照片沒用還是說這次鑒定“沒用”?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后來的鑒定結論被他不幸言中,確實“沒用”)。他對醫方代表則顯得很友好,有說有笑。醫方代表萬訓等(副院長)臉上泛著紅光,當時正是下午二點半至三點之間,站在他的附近還能聞到空氣中傳過來的酒精分子。9 r1 `0 ^9 B' F; d
                    這次的鑒定由5位專家組成(4男1女),鑒定程序首先是由患方代表進入會議室,向專家組陳述。涂新義主任還是兌現了咨詢時的承若,主動跟專家組介紹,兩次復印的病歷數量相差很大,應當以最早復印的病歷作為鑒定依據。因此宜春醫學會的鑒定專家組,是根據不含“護理記錄單”等,第一次復印的住院病歷(53頁)做的鑒定。雖然是第一次復印的病歷,但里面已經包含有“臨時醫囑記錄單”、“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入院記錄”等,為掩蓋兩個重大責任事故而偽造的病歷。再加上住院病歷殘缺不全,已經不能如實反映當時住院的真實情形。
                    # @# c2 V+ T8 y+ q5 E; x2 H( A8 v患方陳述結束后,由醫方三個代表(萬訓等、周國盛、鄒勇)最后進去陳述,患方代表被要求退出。當時我退到門口時站住了,幾個專家就開始討論案情,專家組長對醫方代表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是事故咧”,醫方代表周國盛、鄒勇還在專家組面前因責任問題相互爭吵(經此一吵,后來省醫學會鑒定時就不再讓骨科醫生鄒勇參加了)。此時專家組中的女專家看到我在門邊旁聽他們的討論,非常憤怒,瞪著眼睛大聲呵斥我走開,隨后關上了大門,由醫院代表與專家、涂新義共同討論鑒定結論,不知他們最后與專家做了什么妥協,后來我們收到的卻是一個自相矛盾的無效鑒定。
                    & K  W. ~( s9 w+ T宜春醫學會的鑒定專家,都是從宜春市各縣級醫院抽調來臨時做鑒定的,今天你給我做鑒定,明天可能是我給你做鑒定,他們互相鑒定,今天你放我一馬,明天我也可以放你一馬。
                    . T8 m, q+ d6 E- Y- f: E0 e: P為什么是無效鑒定呢?,《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宜春醫鑒2006-019號)專家分析意見共有三條。第一條專家分析意見說:“患者因外傷多處骨折入院治療,醫方在診療過程中未違反醫療衛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診療護理規范、常規。”
                    , A: o$ i& O0 f0 ?4 U& ~3 q$ q第二條專家分析意見說:“患者2004年住院診斷有雙側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功能三級)、老年性癡呆。本次因骨折長時間臥床,大小便不能正常排泄,飲食差等,而誘發原有疾病加重,并產生多臟器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死亡,與醫方的醫療行為無因果關系”。
                    8 N1 a2 A! }/ n. q9 p分析意見第三條說:“分析患者的死亡原因為心律失常,心力衰竭(因未做尸檢,不排除其他死因)”。既然“不排除其它死因”,第二條意見所說的死因,就只是死因之一,既然死因都不能確定,何以能得出有效的鑒定結論?,明顯不合邏輯,自相矛盾。也就是說第三條意見否定了第二條意見,應屬于無效鑒定。: _# `- q9 o& o8 O2 {4 o
                    隨后我們又于2006年6月向江西省醫學會申請第二次鑒定。
                    1 f  ?  m/ @8 ]* K五、江西省醫學會與宜豐縣人民醫院正、付院長鐘小明、萬訓等,串通起來偽造 “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讓專家做虛假鑒定,之后又“太子換貍貓”掩蓋偽造病歷罪行。
                    - j, f8 J/ o: R2 }# a) \第二次鑒定從2006年6月申請起拖了很長時間,期間為了解情況,我去了一趟省醫學會醫鑒辦,找到了主持鑒定工作的熊中驥,他看上去年齡比較大,頭發都白了。我問他為什么這么久還不召開專家鑒定會。他說:“主要是目前沒有空閑會議室,等裝修完了才可以”。我又問他省醫學會改變鑒定結果的可能性有多大,會不會受第一次鑒定結果的影響?他說:“我們做我們的,改變的可能性是50%”。在我主動跟他拉關系套近呼后,他又說:“看了你母親的病歷,醫院還是有過錯的嘛”。后來的鑒定結論果然又被說中,只是有過錯卻不是事故。$ C  [+ U8 m  y7 m# y2 C, Z
                    省醫學會直到2007年3月30日下午才召開專家鑒定會。鑒定前我們坐在前廳等待期間,專家組在左邊大會議室看資料,我們得知省醫學會的會長(女)也來了,這位女會長此時就在前面隔壁辦公室,好象與熊中驥在說著什么,聽不清具體內容,但隱隱約約聽到了熊中驥說的話中有一句:專家不是很好說話。我想這個女會長是特意來,幫醫院向專家說情的,因為根據鑒定程序不需要會長參加。
                    ! F: n# A. `2 K; Q8 s* h前面的鑒定程序與宜春市醫學會相同,首先是患方代表進大會議室向專家組陳述,專家只聽不說,陳述完后我們就被要求退出,然后由醫方代表進入,時間比較久,然后我們看到醫方代表也出來了,專家組與醫學會的人在里面討論案情,又過了一段時間,通知醫、患雙方代表同時進入大會議室。這是與第一次在宜春市醫學會鑒定時不同的地方。
                    ' ?6 \. N2 x& f5 h( ]進去坐定后,看到在場的有七個醫學專家(6男1女),醫學會2人(其中一個就是女會長),醫鑒辦2人(1男1女),醫患雙方代表各2人。坐在我正對面是專家組長,專家組長面前放著一份醫院代表萬訓等、周國盛今天提交的病史病歷,專家組長說:“你母親2004年8月25日曾因高血壓病在宜豐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是嗎?”。隨后他又特意翻到特定頁面后,把病歷推到我面前,我看到這頁是“病重、病危通知書”,上面診斷我母親有高血壓病,下邊還有家屬簽名,名字是我二哥熊昌期,但筆跡不流利,看上去是抖著手模仿寫的。我當即回答說:“母親平時血壓一直正常,沒有過高血壓病,這個筆跡不像是我二哥的簽字,可能是偽造的,專家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可以進行筆跡鑒定”。這時有一個女專家插話說:“2004年的病歷是沒有辦法偽造的”。我沒有辯駁,轉頭看了一眼坐在我左側的兩個醫方代表萬訓等、周國盛,發現他們此時正低頭看著桌子底下的腳,會場沉靜了片刻,專家組長接著說:“你是否認可這份病史病歷?”。我立即回答:“不認可”。專家組長又說:“請你把當年的出院小結拿出來核對”。我回答說:“由于是做2006年2月住院發生的事故鑒定,鑒定前只接到通知提交2006年住院病歷復印件。未通知需攜帶2004年住過院的出院小結參加鑒定,所以沒有準備,等回家找到了再交上來”。! r6 b; c: W- o9 z  I
                    隨后醫、患雙方代表均被要求退出,醫學會的領導和幾位專家,則在里面討論鑒定結論。過了一會,醫鑒辦的女工作人員(現仍在崗)走了出來,先對站在門口右側等候消息的我們說:“回去吧,你們將會在45天內收到鑒定結論”。然后又轉身,對站在門口左側的兩位醫方代表說:“你們提交的病史病歷專家都收下了,放心回去吧。”
                    $ z0 n4 N& \; t" V鑒定結束后,我們在家里找到了2004年8月25日這次住院的出院小結。是經治醫生張宜東寫的,上面記載得很清楚,入院診斷:雙側肺部感染,入院測量血壓是120/60、體溫36.7、脈搏90次/分、呼吸22次/分。不是住院治療高血壓,沒有高血壓病史。( u( I# n# N# ?# a; I
                    我于2007年4月2日及時向省醫學會主持鑒定工作的熊中驥反映了這個情況,并提出請求復印這份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以保存偽造病歷證據,但被熊中驥拒絕,他說:“沒有醫院人員在場不準復印病歷,這說明是事故嘛,你可以去司法機關告”。
                    ; ^3 }# O# V# v) B' S6 H
                    回復 支持 8 反對 3

                    使用道具 舉報

                    推薦
                     樓主| 發表于 2015-10-29 17:22 | 只看該作者
                    三、事故發生后醫院領導組織醫生、護士有系統地集體偽造病歷
                    / d5 D& |$ B, K$ L& G: S1、醫院隱瞞了全部的原始“護理記錄單”,證據如下:
                    , Z) j! m6 R1 R母親2006年3月10日在醫院內科逝世后,為了防止病歷資料被篡改,我向醫院多個領導提出要求復印全部的治療資料(客觀病歷),醫院于2006年3月13日下午終于同意復印,但是醫院當時只復印了全部客觀病歷中的一部分(共53頁),復印的病歷里面只有“化驗單”、“體溫單”、“臨時醫囑記錄單”、“長期醫囑單”等,沒有“護理記錄單”等客觀病歷。2006年4月27日我向宜豐縣衛生局申請醫療鑒定時,封存病歷資料前我又要求復印全部的病歷,醫院又僅復印了全部病歷資料中的一部分(共88頁),復印的資料里面增加了“護理記錄單”、“會診單”以及超過法定期限書寫的“住院病案首頁”、“死亡記錄”、“出院小結”等。; p/ E2 q& J! e0 Z
                    2006年4月27日當發現第二次復印的客觀病歷資料多出很多時,我當即就對宜豐衛生局前來封存病歷檔案的彭股長說:“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現在復印的病歷會比3月13日第一次復印的多很多呢?,怎么辦?”。彭股長在連病歷都沒看的情況下就說:“沒什么的,第一次復印時,醫院肯定是護理記錄單沒有復印給你”。我子細核對了一下,還真是這樣。這說明醫院隱瞞“護理記錄單”是一貫的作法。
                    6 f" }9 u, j( s+ R) A2 I. f根據衛生部頌布的《醫療機構病歷管理規定》第十五條的規定:“醫療機構可以為我們復印或者復制的病歷資料包括:門(急)診病歷和住院病歷中的住院志(即入院記錄)、體溫單、醫囑單、化驗單(檢驗報告)、醫學影像檢查資料、特殊檢查(治療)同意書、手術同意書、手術及麻醉記錄單、病理報告、護理記錄、出院記錄”。根據以上的規定,不論患方是否申請鑒定,只要患方提出復印全部病歷的要求,醫院就有義務為患方復印全部的客觀病歷,醫院為什么只復印全部客觀病歷中的一部分,又隱瞞一部分呢?, i+ ^$ U% |0 d! K6 B
                    2、現在能看到的全部“護理記錄單”是事故發生后醫院有組織有系統地進行偽造和篡改的,證據如下:
                    6 Q: v8 g$ s) A1 P2 F 根據國務院公布的《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八條、第九條、第十條的規定:“體溫單”和“護理記錄單”都屬于客觀病歷,必須在搶救結束后的六個小時內據實書寫,嚴禁涂改、偽造、隱瞞、銷毀或者搶奪病歷資料。
                    , }$ I: K/ ?9 @0 D, e4 V  d什么是“體溫單”呢?,“體溫單”是在兩維數軸上記載測量的血壓、體溫、脈搏、呼吸數據并把各個數據點連接起來,反映其變化規律。什么是“護理記錄單”呢?,“護理記錄單”則是以數字形式記載測量血壓、體溫、脈搏、呼吸數據,此外還記載其他一些內容。“體溫單”和“護理記錄單”是對同一次測量結果分別在數軸和表格上進行記載,相同時間測量的數據應當是完全一致的。但是,經過核對我們發現,這些在第一次復印時被醫院隱瞞的“護理記錄單”,記載的同一天同一時刻的呼吸、脈搏、體溫等測量數據與“體溫單”記載的竟然完全不同。記載的測量次數也不同。 “體溫單”上記載的測量次數每天只有一兩次,與事實相符。而“護理記錄單”上記載的測量次數平均每天竟有六次之多,其中3月7日的測量數據竟有24次之多,間隔一小時測一次,明顯與事實不符。
                    8 K' y, c* q& s0 ^“體溫單”上從2006年2月3日進醫院至3月9日記載的呼吸都是20次/每分鐘、脈搏都是82次左右/每分鐘,數據都在正常范圍。但“護理記錄單”上記載的呼吸次數從3月6日起全部是24-36次/每分鐘、脈搏大多是90-140次/每分鐘,數據都超出了正常范圍。這就證明“護理記錄單”是事故發生后偽造的,并不是原始資料。這兩種病歷記載的血壓、體溫、脈搏、呼吸數據完全不同,除了能證明偽造還能說明什么?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情況,是護士在偽造“護理記錄單”的時候,忽視了不起眼的“體溫單”的存在,所以產生了矛盾。: a% `# v7 b! @9 T) M
                    部分偽造的“護理記錄單”上面還可以看到多處明顯涂改痕跡,如3月6日下午、3月7日早上的多個數據,在“2”字下加“一別”,在“1”字右下端疊加一個0,由21涂改為36,26涂改為36等等,把正常的數據改為不正常,把正常血壓寫成高血壓。從筆跡來看,記載數據的筆跡都很工整和相像,數字整齊劃一,也符合偽造病歷時,數字是一次性寫成的,如果是原始記錄,數字都是按時間分次寫上去的,筆跡和字體都會有一些差異。
                    9 n! B( k/ y# ?5 ^& d& S此外護理記錄單的編號順序也產生了矛盾。護理記錄單的底部有手寫的頁碼,從第1頁編到第7頁時,發現“7”字是由“5”字涂改過來的,接下來編號本應是第8頁,但接下來的頁碼卻是“6”字,并且是由“2”字涂改過來的,再往后又是第7頁,與前面的第7頁碼重復了,但上面的內容是不相同的。真實的護理記錄單應該是按時間順序逐頁記載的,頁碼也是按順序編號,不會涂改,不會重復編號,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偽造護理記錄單時,是由不同的護士分工偽造,有的護理記錄單經多次偽造,有的被棄用,所以頁碼編號引起了混亂,產生了矛盾。
                    9 U! B5 e" i+ S5 L1 m- {# O“護理記錄單”故意把測量正常的數據,偽造成不正常狀態,目的就是為了把莫須有的疾病強加到母親身上,為轉內科編造“自身疾病”,掩蓋誤診誤治造成全身腫漲才轉科的基本事實,然后把死亡原因說成是“自身疾病”發展的結果,以誤導專家鑒定。從鑒定結果看,醫院達到了目的。
                    0 j% n# R  _* c& e7 n7 T! X衛生部頒布的《病歷書寫基本規范》第六條明確規定:“病歷書寫應當文字工整,字跡清晰,表述準確,語句通順,標點正確。書寫過程中出現錯字時,應當用雙線劃在錯字上,不得采用刮、粘、涂等方法掩蓋或去除原來的字跡”。) |& |1 _4 y1 G6 a  S& f6 y
                    專家只根據提交的病歷作鑒定,并不對病歷的真偽作判斷,更不會主動去查找發現醫方存在的問題。這一偽造病歷的直接證據兩次鑒定都未能及時發現,以提請專家組審核。在第二次鑒定結束后,由于發現醫院有偽造2004年高血壓病史病歷行為,隨后我們才又發現了這個直接證明偽造2006年“護理記錄單”的證據。為此我還特意請教了宜春醫學會鑒定專家庫的李主任醫生,他說:畢竟“體溫單”也屬于客觀病歷,這一證據完全能夠證明醫院偽造病歷。6 [# L+ a; U% \
                    假設“護理記錄單”與“體溫單”都是真實的病歷,這兩種病歷反映的檢測數據自相矛盾,一種正常,一種不正常,那么,醫生根據哪個病歷檢測數據治病呢?根據這樣的病歷怎么會不把人“治死”?所以,必然有一種是假病歷、假數據。
                    - G6 V5 B! M% ^5 m( d/ Z9 e這些偽造的護理記錄單上,先后出現有五六個護士的名字,是不是本人簽名不得而知。護士為什么要偽造護理記錄單呢?誤診誤治,造成上消化道出血,未打葡萄糖等能量物質,造成心臟停跳、器官功能衰竭等,護士沒有責任,是醫院管理混亂,醫生不負責任造成的,按常理護士沒有必要偽造護理記錄單,也就是沒有偽造動機。只有在醫院領導組織指揮下,護士才只能服從,配合醫生有系統地進行偽造。所以說,偽造病歷是醫院有組織有系統進行的,并不是醫生、護士的個人行為。, y2 D" {4 V& J* {
                    3、從3月8日起的“臨時醫囑記錄單”是事故發生后偽造的,證據如下:
                    1 A6 H2 Z# _& f; v3 ]⑴、上消化道第一次出血時間(嘔吐咖啡色液體)是3月9日中午12點半至1點半之間,第二次上消化道出血時間(嘔吐咖啡色液體)是當天下午5點半左右(有當時在場的兩位護工證明材料為證)。但是,偽造的“臨時醫囑記錄單”及“護理記錄單”把上消化道的兩次出血時間分別記載為3月9日下午5點和晚上9點。醫院為什么要把上消化道出血時間推遲呢?因為3月9日早上八點半左右在周國盛醫生指導下空腹吃了一個香蕉(醫院也承認),這是誤診、誤治一個多月以來母親第一次能夠吃東西,也是吃的唯一的食物。吃香蕉后三四個小時就發生了上消化道出血,這之間有沒有因果關系?醫方有沒有責任?如實記載讓專家分析判斷就可以,為什么虛假記載拉開時間距離?這是有意誤導專家鑒定。
                    # H$ c1 R! F6 \/ _⑵、2006年3月10日的血常規“檢驗報告單”上采血護士清清楚楚地用筆寫明抽血漿(血清)時間是下午2點5分,檢驗員收到血漿時間是下午2點20分。但是,3月10日偽造的“臨時醫囑”記載醫生開出血常規檢查時間是3月10日中午12點37分,護士抽血漿時間也是相同的中午12點37分。這說明由于“臨時醫囑”是事后偽造的,所以才會與原始資料血常規“檢驗報告單”上記載的抽血漿時間不一致。- E. S3 Q: J- s' K
                    周國盛醫生為什么要將抽血檢查時間寫成12點37分呢?這是在有意掩蓋母親的真實死因。因為此時還沒有打葡萄糖,這個時間抽血測量的血糖叫“空腹血糖”,正常值范圍是3.88-6.11,吃了飯或者輸了葡萄糖后抽血測量的叫“餐后血糖”,正常值范圍是(6.7-9.4),當時的血檢化驗結果血糖值是3.76,并且3月13日復印的病歷中就有這張化驗單,周醫生無法改變化驗結果,他就改寫抽血時間,企圖使“餐后血糖”變成 “空腹血糖”,因為,如果3.76是空腹血糖,就只比正常值3.88不低很多,還不一定致死,不打葡萄糖也沒大關系,他就沒有責任。但事實是這個3.76是在輸了45分鐘的葡萄糖后抽血化驗的結果,屬“餐后血糖”值,大大低于正常值(6.7-9.4),經科學推斷,在未打葡萄糖之前,即12點30分發生第一次心跳停止時,我母親體內幾呼是處于無血糖狀態,這是造成多器官功能衰竭、心臟停跳的真正原因。從鑒定結果看,周醫生的企圖又達成了,專家采信了造假的數據。1 H9 O# @, Y; T# `
                    ⑶、2006年3月10日“臨時醫囑記錄單”記載:醫生黎穎開葡萄糖時間是下午1點40分,護士朱金梅執行打葡萄糖時間卻是1點20分。醫生還沒開藥,藥房還未供藥,護士竟就已經在打針了,這可能嗎?出現如此明顯的前后矛盾,也足以說明這份“臨時醫囑記錄單”是事后偽造的,只有假病歷才會顧頭不顧尾。此外,從眾多違反衛生部頒布的《病歷書寫基本規范》、《醫療機構病歷管理規定》相關規定來看,大量字跡涂改、作廢痕跡,也充分證明這幾天的“臨時醫囑記錄單”是偽造的,如:3月9日至10日醫囑時間,將“9日”涂改為“10日”,在“2”字下面加“一別”改為3字等,大量的醫囑內容寫著“作廢”。5 I! `/ A% _) G2 ~1 ?
                    4、部分化驗檢測報告單也是事故發生后偽造的
                    8 T- x8 c" ?9 Y+ K% R: }4 q4 v. {“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即B超檢測報告)在事后被重新制作。將“膀胱極度充盈”這句話從原先的“結論欄”,移到“內容欄”。9 B: b; s" Z5 R, L6 c" |
                    這張偽造的“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出現多處與事實不符的矛盾之處。①我母親的名字寫錯了。②檢查日期寫錯了。③申請檢查的醫生名字寫錯了,明明是胡擁民副主任醫生(醫囑上也有注明),而“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上寫的申請醫生錯寫成了況福蓮(實習醫生)。
                    + u4 h4 ]' _9 [. L, T由于造假,使B超檢測的具體時間這一很確定的問題,也產生了混亂,存在著多種自相矛盾的說法。①醫院在醫學會鑒定時“陳述材料”中說檢測時間是3月8日11點30分。②現在只能看到這張偽造的“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上面寫的檢查時間是3月9日下午3點39分。③“臨時醫囑”記載的檢測時間是3月8日下午3點10分。④省醫學會《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里面則把這個檢測時間寫成了3月6日。
                    ! @7 s9 F4 A* J, `; C記得3月8日下午當時是我們幾個兄弟,用醫院的手推車送母親去做B超檢查的,當時拿到的檢測報告單我認真看了,“膀胱極度充盈”這句話是寫在檢測報告單的結論欄里的(并且是手寫),而現在看到的這張“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是電腦打印,“膀胱極度充盈”這句話雖然還是保留了,但從“結論欄”移到了“內容欄”。
                    " l5 R" K: y- U既然是用電腦制作的資料,電腦中就應當會有存底,為了解情況,2006年8月份,我委托女兒熊岑去宜豐縣人民醫院B超室,查看電腦中的這份“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發現已被完全銷毀,查不到了。但查到了該醫生的手工記錄,上面寫的檢測時間是3月8日,從這位B超醫生口中得知,他還不知道我母親早已經在醫院去世,他問我女兒:你婆婆現在過得還好嗎?。. t6 }" d0 B5 v, d4 J, S) v5 m
                    醫院為什么要偽造 “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代換原來的,將“膀胱極度充盈”這句話從原先的“結論欄”移到“內容欄”呢?。宜春醫學會鑒定時,專家組中的一個法醫專家翻著這張“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微笑著對我說:“‘膀胱極度充盈’這句話如果寫在“結論欄”,可直接證明骨科誤診,放在內容欄則不算”。雖然我們不認同專家的這種定性,但我們無法改變。從鑒定結果看,醫院又達到了目的。
                    ! P4 b$ }6 U9 o+ t8 L6 z. Q  g5、醫院偽造2006年2月3日的“入院記錄”等捏造母親“有高血壓病史多年”,為證實“入院記錄”中的說法,在省醫學會鑒定時又偽造2004年8月25日母親“住院治療高血壓”的病史病歷提交給省醫學會,讓專家做虛假鑒定。做完鑒定后,又在省醫學會會長及醫鑒辦工作人員熊中驥等的配合下,采用太子換貍貓的辦法,用真實病史病歷(雙側肺部感染住院病歷)替換假病歷,存入醫鑒辦鑒定檔案中。 ( O% K" y5 k2 U: W1 Q
                    住院時醫生一般會根據詢問患者或患者家屬寫一份“入院記錄”,2006年2月3日的“入院記錄”,第一頁正文順數第6行寫著這樣的話:“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二年前曾因此住院治療,此后一直堅持服藥(具體不詳)”。我母親平時血壓一直正常,從沒有得過高血壓病,更不需要吃藥,怎么會有這樣的記載?這不可能是患者家屬說的原話。
                    3 S! `% F  l+ J& B! U( W請看宜豐縣檢察院封存的2004年8月25日真實病史病歷 ,里面的“入院記錄”是這樣記載的: “有老年性癡呆病史2-3年,否認有高血壓病史”(第一頁正文順數第10行)。這就說明2006年2月3日的“入院記錄”是事故發生后偽造的。由于“入院記錄”不需要患者家屬核對簽字,醫生寫了什么內容,患者家屬根本不清楚,發生事故后,醫生可以根據需要任意偽造,而不容易被發現。其目的是企圖捏造一些高血壓之類的“自身疾病”,強加到母親身上,將上消化道出血的原因指向捏造的自身疾病。( K( X3 j+ y$ d, |7 e. ~8 \
                    宜春醫學會的鑒定專家認為,沒有高血壓病史診斷,僅憑這個“入院記錄”,不能作為有高血壓病史的依據,所以沒有采信。
                      L$ I# ~! R1 L但是,在省醫學會鑒定時,專家卻采信了,因為醫院為證實“入院記錄”中“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的說法,新偽造了一份,2004年8月25日母親“住院治療高血壓”的病史病歷,通過醫鑒辦提交給省醫學會專家組,讓專家做虛假鑒定。做完鑒定后,專家就解散走了,省醫學會會長及醫鑒辦工作人員熊中驥等,在得知我們找到了當年住院的出院小結,證明“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是偽造的,就采用太子換貍貓的辦法,通知醫院拿來真實病史病歷(雙側肺部感染住院病歷)替換假病歷,存入醫鑒辦鑒定檔案中。現在雖然已經找不到“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但省醫學會的鑒定專家在結論上記載了,當時陳述提交“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的事實。《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江西醫鑒〔2007〕04號第二頁倒數第四、第五行有明確記載:“患者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且兩年前(2004.8.25-8.31)因此病在本院住院治療(有當時的住院病歷為證)”。
                    ! R' Q  E0 a9 S1 r" ^7 z. v- }9 ]8 ?, C
                    回復 支持 10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推薦
                     樓主| 發表于 2016-5-4 15:51 | 只看該作者
                    自己頂一下
                    回復 支持 2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推薦
                     樓主| 發表于 2015-11-30 13:32 | 只看該作者
                    醫院偽造病歷捏造病史。省醫學會工作人員偷換病歷幫醫院作虛假鑒定。省高級法院偷換舉證論據,將“偽造病歷”偷換為“偽造鑒定結論”,稱醫院沒有偽造鑒定結論。省檢察院偷換司法解釋,將適用的司法解釋偷換為不適用司法解釋。: v4 f  e  M( Z' W# m/ i" X
                    回復 支持 1 反對 0

                    使用道具 舉報

                    6
                     樓主| 發表于 2015-10-29 19:57 | 只看該作者
                    六、向宜豐縣人民檢察院舉報后,檢察院受理并啟動了調查程序
                    , ]+ y' @: Q8 q* E既然省醫學會主管鑒定工作的熊中驥要我們去司法機關告,我們在2007年4月3日去了宜豐縣人民檢察院,控訴省醫學會領導與宜豐縣人民醫院串通,偽造病史病歷,誤導專家做虛假鑒定。檢察院受理后,于2007年4月10日組織干警去了省醫學會,調取了病歷檔案,檔案中既有2004年8月病史病歷,也有2006年2月住院病歷,對調取的病歷審查后,發現病史病歷已經被調換,檔案中沒有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而是2004年8月感冒引起“雙側肺部感染”住院病史病歷,整套病歷都是圍繞治療“雙側肺部感染”進行的,這份病史病歷中也有一張“出院小結”,內容與我們手中保存的完全一致,入院診斷:雙側肺部感染,入院測量血壓是120/60、體溫36.7、脈搏90次/分、呼吸22次/分。不是住院治療高血壓,沒有高血壓病史。, i" C) t9 g. z1 M) r; n
                    這說明在專家鑒定結束后,檢察院調取病歷之前,省醫學會領導已經通知醫院,用真實病史病歷(雙側肺部感染住院病歷),替換“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存入醫鑒辦鑒定檔案中,當時鑒定結論還沒有寄出,檢察院也沒有繼續調查,檢察院的調查人員還為我們寬心地說:“既然鑒定檔案中已沒有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鑒定結論應該也會考慮這個因素的”。, w6 q4 D& n9 w( W
                    七、醫院院長鐘小明在得到省醫學會領導的通風報信后,利用公共資源、公款向宜豐縣紀委書記孫子鳳、宜豐縣檢察院檢察長盧小林說情或行賄,使調查被中止。- r0 f* A* i; \9 l7 a, T# P
                    當2007年4月18日我們收到省醫學會寄出的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時,發現鑒定仍是以偽造的病史病歷為依據做出的,沒有任何改變。+ D/ D8 i8 L- y9 d
                    《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第二頁倒數第四、第五行有明確記載:“患者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且兩年前(2004.8.25-8.31)因此病在本院住院治療(有當時的住院病歷為證)”。這說明鑒定結論是以偽造的“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為依據的。
                    " J& A3 W" W, ?* i* y( A專家分析意見第一條寫明,“根據鑒定材料,專家分析認為:本病例依據病史以及相關檢查,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冠心病,二型糖尿病…的診斷明確。” 這說明根椐偽造的病歷,診斷出了如此之多的疾病,比宜春醫學會專家的診斷多出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二型糖尿病等三個嚴重疾病。2 G& s% N; a/ j% D
                    專家死因分析認為“患者原有多種基礎疾病,因外傷住院,住院期間繼發上消化道出血并失血性休克是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患者的死亡是自身疾病發展的結果。”,這說明專家把死亡歸因于,捏造的“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二型糖尿病”等各種“自身疾病”。
                    4 S! B5 y  T9 g6 k. q+ ]% m我們還發現鑒定不僅是以偽造的高血壓病史病歷為依據,而且住院病歷也是以第二次復印的病歷(共88頁)發給專家做鑒定依據的。
                    : p( @+ S9 g& n6 S: k  ~鑒定會前,我們按省醫鑒辦的通知要求,向省醫鑒辦提交了陳述材料及2006年3月13日第一次復印的住院病歷(53頁)復印件五本,2006年4月27日第二次復印的住院病歷(88頁)復印件五本,我們之所以提交兩種不同的住院病歷復印件,本意是讓專家方便核實偽造住院病歷情況,鑒定依據自然應按有關鑒定規則,以第一次復印的住院病歷為準。事后我們發現,專家根本就不對病歷的真偽作判斷,醫學會發給專家作鑒定依據的,是第二次復印的住院病歷(88頁),里面包括有大量后補的偽造的護理記錄單等資料。與宜春市醫學會涂新義主任的指引作法正好相反,原來,采用什么病歷給專家作鑒定,醫學會工作人員可以胡作非為。/ x5 N' f6 u: J. ^7 x  g
                    我及時將收到的這份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復印了一份,交給宜豐縣檢察院調查本案的負責人鄒桂林(檢察院黨組成員),希望能追查出有關人員的違法犯罪行為。當時鄒桂林要我們耐心等待,我們一直等到年底檢察院也沒有進一步開展調查。鄒桂林當時答復我說已經向檢察長盧小林匯報了,要等明年才能開始查。6 g, v( T$ m: [: x
                    一直等到了二OO八年五月份案子仍然沒有啟動調查的跡象,我多次追問他案件的進展情況,問得煩了就將實情說了,他說:“醫院院長鐘小明在得知檢察院去省醫學會調取病歷檔案后,就秘密找過領導,可能有隱情,縣紀委書記孫子鳳在一次宴席上對檢察院領導指示‘不要管這個案子’,為什么不要管?因為其親弟弟是常駐宜豐醫院的藥方代表。鐘小明還特意宴請了盧小林檢察長等幾位高層領導,我也參加了,席間鐘小明還與盧小林勾肩搭背,以在眾領導面前顯示與檢察長親密無間的關系,并且隨后盧檢察長又多次介紹親戚、朋友向醫院推銷藥品,我就代其接待過幾次,案子的事檢察長不簽字,案件調查就無法啟動”。他對我說這些既是出于對受害者的同情,也是看不慣腐敗分子的所作所為。我知道藥品回扣是非常高的,這里面一定存在吃回扣的問題。聽他這么一說心都涼了。鄒桂林又接著說:“你的案子我會向宜春市檢察院的部門領導匯報一下,看能不能爭取由市檢察院來辦,不過要慢慢來”。他的這句話又給了我們繼續等待的一線希望。 $ V0 m: i$ V$ j) {, ?9 ~$ {
                    八、經多方奔走求助,衛生廳終于同意委托中華醫學會重新鑒定
                    7 P* i5 x' p2 m4 q; q4 B在此期間,我們又去了江西省衛生廳醫政處投訴,是一個姓胡的科長接待的,他收了投訴材料后說會給我一個書面回復,不久我們就收到衛生廳醫政處“關于熊玲期來信的復函”,復函只有一句話:“未發現省醫鑒辦工作人員有違法違規行為。”未對我們投訴的問題作任何說明,我估計根本就沒有調查,最多是打電話問了一下違法犯罪行為當事人熊中驥,結果可想而知。收到復函后我又去了衛生廳醫政處,胡科長說:“鑒定時,你不認可病歷,就不要簽字呀?”,我說:“我沒有簽過任何的字”。他沉默了一會,可能也是認為本案有問題,主動跟我說:“可以申請委托中華醫學會重新鑒定,由于中華醫學會鑒定不是法定必經程序,需要領導同意才能委托”。在我交了申請重新鑒定的各種材料后,過了一段時間,再去衛生廳醫政處,胡科長說:“我們處長不同意委托中華醫學會鑒定”。一線希望又落空了。$ g4 V6 y' B3 W
                    我于是直接向中華醫學會寫了一份重新鑒定申請報告,并寄了相關材料。中華醫學會于2007年10月24日給我寄來一份書面回復函,回復稱:“中華醫學會不是鑒定的必經程序,僅承擔在必要時的疑難復雜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案例,所以不受理任何一方當事人直接提起的鑒定申請,而必需由省級衛生行政部門或省高級人民法院向我會發委托商請函,否則,即使我會受理并出具了鑒定書,也是不合程序而無效的。我會受理鑒定的程序您可能不清楚,特此函告,您的材料一并退還。預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圓滿解決!”
                    . ?: C/ k0 u+ @5 \3 \萬般無奈之下,我在省財政廳向一個有正義感的領導,投訴了省醫學會的不法行為,他看了投訴材料后認為省醫學會太過份了,為我們的遭遇鳴不平,在他以關心下屬的名義督促下,衛生廳才終于同意委托,并以文件的形式向中華醫學會打報告,委托重新鑒定。1 M( A# ]" e# W* l" t7 k- l1 Q2 J
                    九、中華醫學會為保護其違法下屬,出爾反爾,稱:本案不屬于其受理范圍2 G7 V+ ^0 f1 Q, A! b
                    衛生廳委托到中華醫學會后,很長時間沒有消息,我于是又寫了一份反映,江西省醫學會工作人員熊中驥等與宜豐縣人民醫院串通起來,偽造病歷讓專家作虛假鑒定的投訴材料,寄給中華醫學會。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收到經省衛生廳轉發的,中華醫學會2008年5月21日的回復函,函稱:“此案不屬我會受理范圍,恕不予受理”。+ V. v: b' a+ r4 B
                    也許正是我寫的這個投訴材料起了反作用,很可能中華醫學會在收到我的投訴后,與江西省醫學會的領導取得了聯系,而我的投訴對象就是省醫學會的會長和醫鑒辦主任,他們是違法犯罪行為實施者。據我所知,很多單位逢年過節或其他時間,下級都是要向上級有關部門進貢的,以期在評比等各方面獲得關照,我想醫學會也不會例外,下級醫學會出了問題上級就會關照,這既是保護省醫學會領導的腐敗利益,也是保護中華醫學會自己能夠香火不斷。
                    * H, i9 d! w# Q1 J" E- c& Z我認為本案屬于中華醫學會受理范圍:
                    4 J5 f, X# r+ @% C' U* _1 J1、首次鑒定結論與再次鑒定結論存在明顯分歧。
                    ) R- a5 j' }% b( S①診斷的疾病不同。第一次鑒定專家分析意見診斷的疾病只有雙側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功能三級)、老年性癡呆。第二次鑒定專家分析意見增加了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二型糖尿病三種嚴重疾病。* w/ u$ S0 `7 i- ]) b$ o; ~
                    ②認定的死因不同。第一次鑒定專家分析認定的死因是多臟器功能衰竭,同時又不排除其他死因。而第二次鑒定認定的死因是,(捏造的)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二型糖尿病等自身疾病發展引起上消化道出血,并失血性休克死亡。
                    * t2 p( U8 t2 Y4 n- p綜上所述, 這難道不屬于“疑難”案件?- ?8 ~0 S, o0 F. G) ?
                    2、重要病歷資料被大量偽造、涂改,重要記錄存在明顯矛盾。如“護理記錄單”與“體溫單”自相矛盾的數據記載。“臨時醫囑記錄單”與采血化驗單記載的數據自相矛盾。還有“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入院記錄”等等。此外,現存的病史病歷與鑒定結論上所描述的病史病歷完全相反等等,所有這些病歷已經很難如實反映當時住院的真實情形。這樣的案件難道不屬于“復雜”案件?7 @' ~: Y# {6 J
                    中華醫學會給我的第一個回復稱需要衛生廳委托,等到衛生廳按程序委托了,為什么又稱此案不屬其受理范圍?對同一個案件,為什么出爾反爾?明顯是為了保護其違法犯罪下屬(江西省醫學會領導)。
                    ! ]3 g0 `) J1 K) S, f十、向宜豐縣人民法院就醫療損害提起民事訴訟
                    5 G$ H! \& Z3 \* j& N9 Z# P4 U; ]在中華醫學會不受理衛生廳的委托,宜豐縣人民檢察院不啟動調查的情況下,我們擔心快過起訴時效,不得不于2009年1月6日,向宜豐縣人民法院,就醫療損害賠償提起民事訴訟,我們將從檢察院復印的,能夠證明無高血壓病史的2004年8月病史病歷、兩個護工的證明等共十三份舉證材料,交給了審判長曾敏,我感覺其態度冷漠,擔心他也與醫院勾結,隱瞞我們舉證證據,就一再請求他為我們提交的舉證材料寫一份收據,但被拒絕。# f  _. v4 L; q
                    曾敏打電話通知我去法院拿判決書時,我一進他辦公室就問:“什么結果?”,他說:“駁回”。我拿了判決書在看時,他又說:“檢察院都沒辦法,我法院更沒辦法”。
                    9 P  A! x% G& m7 b審判長曾敏既不與檢察院核實,又故意不履行應當對病歷真偽,進行法庭質證的法律程序義務,而是以“原告在向宜豐縣檢察院舉報被告有偽造、篡改原始病歷嫌疑,宜豐縣檢察院封存了胡恒娥的全部病歷,但沒有對被告作出任何有偽造、篡改病歷的結論,故醫學會的鑒定是合法有效的。”,根據《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四十九條,判決駁回起訴〔(2009)宜民一初字第14號〕。5 D4 |% L6 {1 p/ a  f
                    十一、宜春中院審判長彭前進說:主要是檢察院沒有調查結論,如果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G$ k" l( G2 f7 o+ ?
                    我們不服一審判決,向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 x5 Z6 q* F, s" x4 F; b" B上訴理由:7 V5 u9 A/ |# j# x; S- }
                    (一)是違反了法定程序。" J. b5 T3 G. q2 X
                    1、一審法院2009年3月23日通知我們3月26日開庭,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第七十五條、第一百二十二條應提前3天通知開庭的法定時限。
                    8 I1 E( {# Y0 |5 Z7 w. [2、“告知合議庭組成人員通知書”上寫明合議庭由審判長曾敏、審判員盧文平、巢平組成,但3月26日庭審時只有審判長曾敏、書記員歐陽琳參加,兩個審判員自始至終都沒有參加。并且庭審地點是擠在一個陜小的平時書記員辦公的辦公室內進行,庭審時審判長曾敏多次接聽電話以及進進出出辦其他事情。有當時參與庭審旁聽者證明。
                    5 W0 x, y0 \, n3、醫院于2009年2月15日向法院提交了答辯狀,但是審判長曾敏一直到3月26日開庭后都沒有按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條第二款的規定將被告的“答辯狀副本”送達(我們)原告,使(我們)原告無法為庭審的質證作準備,3月26日庭審當中(我們)原告對法官的這種不公平作法提出了抗議,審判長曾敏才不得已給了(我們)原告一張醫院的答辯狀。7 z# K, \0 l  {2 E5 i
                    4、2009年3月23日上午曾敏打電話,通知我去他的辦公室,曾敏說:你的案子要被駁回,如果現在撒訴的話起訴費可以退回一半,否則判決后就全部沒了。我當即表示不撒訴,并說庭審時會提交舉證材料,證明醫院偽造病歷,鑒定結論是根據偽造的病歷作出的,應屬無效證據。曾敏接著說:“偽造病歷的事情我管不了,你可以去別的部門投訴,我只根據鑒定結論判案”。我接著又說:“法院也不依法辦事嗎?”曾敏回答說:“現在又有哪個部門會完全依法辦事呢?”曾敏接著就從桌內拿出空白文書填寫了一張有開庭時間、地點的傳票、一張合議庭組成人員通知書,要我簽收,當時辦公室只有曾敏一個人,他的做法顯得很隨意。
                    $ ]. u: |* J# a6 N# K5 ^(二)適用法律錯誤。
                    - e$ d8 ?8 Y3 a( K/ S1、我們是以宜豐縣人民醫院醫療損害賠償糾紛提起訴訟的,應適用民法通則,而一審判決所依據的是《醫療事故處理條例》。- U3 G8 t" |9 W! r6 t
                    2、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參照<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審理醫療糾紛民事案件的通知》(法[2003]20號)第一條第二款規定:“因醫療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醫療賠償糾紛,適用民法通則的規定”。只有鑒定為醫療事故的案件才適用《醫療事故處理條例》。“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關于審理醫療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2006年12月31日)的司法解釋中又作了進一步的明確。7 _3 m" ^) n( N- \
                    3、《民法通則》是上位法,《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屬行政法規,是下位法。鑒定屬于醫療事故的,按條例規定的項目、標準賠償,不屬于醫療事故的,應按《民法通則》及司法解釋對人身損害賠償項目、標準賠償。兩者存在沖突的,依《立法法》規定,優先適用上位法《民法通則》。
                    / Y. H: K" Z+ m) b( {4、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根據偽造的病歷雖未鑒定成事故,但仍認定醫院存在兩個過錯:6 o8 R1 x6 V' w" `/ E# m) p
                    ①醫院未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明確指出醫方 “沒有主動將患者病情變化以及處理措施等及時、詳細告知患方”。
                    * n% X( H8 X1 m# o5 P% P②《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還指出:“當患者尿潴留時醫方未及時給患者導尿,給患者增加了痛苦,是醫方存在的缺陷”。這個錯誤曾被宜春醫鑒2006-019號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定性為死因之一。
                    , e! ]6 B  e6 }' U0 `8 _0 j6 S(三)、認定的事實與實際不符(限于編幅,此處略,后面有詳細內容)。. x1 A: U6 f  K! `. c" n
                    上訴到宜春市中級法院后又向審判長彭前進重新提交了舉證材料,他同樣不寫收據。并且根本不開庭,都是當事人各自私下去找法官,我第一次去找彭前進時,他說還未看案卷。第二次去找他時,彭前進說“爭取幫你調解解決問題”。事后醫院代表及代理律師表示院長鐘小明不同意調解。醫院拒絕調解后我又去找了審判長彭前進,問他怎么辦,他說:“既然醫院不同意調解,那就判嘛!”。聽他的口氣是要改判,我也就放心了。但是,在沉寂了一段時間后我們收到的判決,是維持原判。9 I+ P: j: d- X6 A6 R- Z
                    判決書(2009)宜中民一終字第186號稱:“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
                    - W1 D. c! h, |5 I* P" O本院認為:江西省醫學會2007年4月10日作出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2007〕04號公正客觀,因而合法有效,本院應予認定。上訴人提出該鑒定采用了偽造、篡改的病歷及違反了法定程序等上訴理由,因其沒有證據證實,故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 {( M' M* l& z1 T* _. {3 W+ ]1 z' j
                    我打電話問審判長彭前進為什么是這樣的判決,他說:“主要還是檢察院沒有出調查結果,如果有,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W, w4 @% w1 j- n十二、宜豐縣檢察院出具《調查說明》3 \7 f( L# u) j) W  Y  L7 w6 L
                    我們一直在等待檢察院的調查結果,苦等了近兩年,一直沒有啟動調查,在法院駁回起訴后,我又多次找過受理案件負責人鄒桂林,請求他即便不調查,就根據已掌握的偽造病歷情況出一個證明也好,但他表示基于檢察長盧小林與醫院院長鐘小明的親密關系,不可能會同意給你出證明。1 G# ~4 _, B% M
                    就這樣,一直到2011年宜豐縣檢察長換界,原來與醫院存在互相利用關系的盧小林,調到樟樹市當檢察長去了,我抱著試一下的想法,向宜豐縣人民檢察院新任檢察長鄭法財投訴兩級法院,都以檢察院查了,沒有得出偽造病歷的調查結論為借口,不對病歷進行法庭質證,被駁回起訴的情況。請求重新啟動調查程序,或就已發現的偽造病歷問題出一個證明,以便我們向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宜豐檢察院才于2011年8月18日出了一個“調查說明”,主要內容是:
                    8 }+ R# @- `% O! h+ b1 q8 y“一、調查中未發現省醫學會相關人員涉嫌職務犯罪的事實。! H$ d7 d7 K6 E# v
                    二、熊玲期向我院提供的江西省醫學會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寫明:醫方觀點為“患者…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且2年前(2004.8.25-8.31)因此病在本院治療(有當時的住院病歷為證)”;診治概要中寫明“患者胡恒娥…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而我院從省醫學會調取的,胡恒娥2004年8月25日至8月31日在宜豐縣人民醫院的病史病歷中的9166號出院小結寫明:胡恒娥的血壓為120/60mmHg。無關于高血壓的診斷結論。”# L! [. ]" x  }& ^( S
                    在出這個證明前,檢察院通知我去一下,在檢察長辦公室,分管民事的葉副檢察長,把“調查說明”草稿給我看了下,征求我的意見,我當即表示:“第一條不要寫,因為你們只是去省醫學會調取了病歷檔案,并沒有調查”。但是檢察長鄭發財說:“此條中寫未發現是指‘犯罪’,并不代表沒有違法行為,并聲明這一條不能少”。他當時不知道沒有調查,是原檢察長盧小林與醫院院長鐘小明存在互相利用的關系。一定要寫上,我也沒辦法,否則這樣的證明也不給出。葉副檢察長拿著研究好的調查說明,帶我去辦公室蓋章的路上又解釋說:“未發現并不是沒有”。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7
                     樓主| 發表于 2015-10-29 19:59 | 只看該作者
                    : M  m& u; N) H
                    十三、江西省高級法院使用貍貓換太子的辦法將“偽造病歷”偷換為“偽造鑒定結論”,稱:醫院沒有“偽造鑒定結論”駁回再審申請,高級法官高級黑。

                    - v+ `* {, T5 R7 D  z! S
                    我們于2011年8月24日,向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庭提交了再審申請書及各種舉證材料。申請再審的理由是:1、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檢察院的調查說明)。2、原判決適用法律錯誤。3、作為省醫學會專家鑒定依據的住院病歷、病史病歷是偽造的,未經法庭質證(限于編幅,詳細內容略)。注意:再審申請理由沒有寫一審程序違法的內容,是因為在再審申請提交前,我把再審申請書給竹鄉律師事務所的文律師看了一下,他說程序違法一般不影響判決結果,反而讓法官覺得你太認真,這樣不好,建議不要寫。
                    5 V" b* ~$ u3 u0 ?% E4 N* T" ^# Y" }
                    我們向省法院立案庭提交再審申請材料時,他們同樣不寫收據,材料交上去兩個多月后,有一個法官電話通知我們派二個代表去一下,我們以為案子受理了,申訴有望了。我與三哥到了省高級法院,卻無法進法院內會見法官,后來反撥法官電話,經過指引才找到一個小鐵門旁,等待法官開門,給我們開門的是一個大腹便便的男法官,他帶我們經過了幾道鐵門,才來到一個光線不太好,感覺比較陳舊、雜亂的辦公室。這才知道案件并沒有進入再審程序,只是走一下類似于接訪的形式,作一詢問筆錄。坐了一會,一個女書記員也過來了。法官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們有什么訴求”。第二個問題是“把案件經過說一遍,簡單點”。其實法官問的這些問題我們在“再審申請書”中有詳細的陣述,不知道是法官沒看還是要走這個形式。在我陳述了十幾分鐘后,法官就有點不耐煩了,我只好停止訴說。接著就是聽這位法官講話,他說:“向省高院提出再審申請的案子有很多,并不是都能進入再審”。我插話說:“申請再審不是只要符合法定條件,有證據就可以嗎?”。他又說:“凡來高院申請再審的,都會有一些證據,但能進入再審程序的每年只有10%-15%,你那個檢察院出的調查說明,有沒有用還是一個問題,出個這樣的調查說明,為什么不抗訴?”。接著法官就大談現在是和諧社會,要和諧,意思是不要申訴。并說:“我要醫院賠你們幾萬塊錢嘛”。然后法官裝著伸手摸向口袋,要拿手機給醫院打電話,但手突然又停了下來,對我們說:“我這沒有醫院的電話號碼,你回去打聽一下告訴我”。我心想法官正常的程序不走,而是私下去找醫院,目的就值得懷疑,是不是想利用職權去向醫院索賄?目的一旦達到肯定不理會申請人的事。所以我們回家后沒有去打聽醫院的電話。
                    # ^. n9 a) p$ Y9 A, n+ L, ]
                    2011年12月省高院駁回再審申請的裁定書(2011)贛民申字第793號就寄過來了。
                    ) Q$ _2 \# x0 c" I% P
                    裁定書稱:“檢察院的調查說明不能作為新證據”。指責我們在一審時沒有及時去宜豐檢察院獲取《調查說明》,提交給一審法院審理。現在提交太晚了,不能作為新證據。事實是,檢察院當時根本就沒有調查,只是 2007年4月10日組織干警去省醫學會調取了病歷檔案,隨后就被醫院院長鐘小明買通縣紀委書記孫子鳳、檢察長盧小林,使調查被中止,我們如何獲取?。再說,檢察院查與不查,何時調查結案,出不出調查結論,何時出調查結論,都不是我們受害者所能左右的,更不是我們想獲取就能獲取到的。
                    - t/ g" m' d# `+ u* o9 m
                    什么是新證據?,《民事訴訟證據規則》:“第四十四條《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新的證據’,是指原審庭審結束后新發現的證據”。檢察院不論何時出調查結論,只要是在“原審庭審結束后”出的就屬于新證據,所以說,檢察院2011年8月18日出具的《調查說明》,應當屬于新證據。
                    % L, l, J- n* V
                    裁定書還稱:“檢察院的調查說明難以證明本案事實”。檢察院是根據一審二審都不對病歷進行質證,才出的調查說明》,讓我們向省高院申請再審。怎么會難以證明本案事實?是省高級法官在忽悠受害者,還是宜豐檢察院忽悠受害者?

                    ' D) ^8 g4 M: b+ A2 s% I% q
                    對我們提出作為省醫學會專家鑒定依據的住院病歷、病史病歷是偽造的,未經法庭質證。省高級法官使用貍貓換太子的辦法,將“偽造病歷”偷換為“偽造鑒定結論”,然后稱鑒定結論已經質證,醫院沒有偽造鑒定結論。我們只是舉證醫院通過偽造住院病歷、病史病歷,捏造自身疾病,誤導專家做虛假鑒定。證明這個醫學會的鑒定結論是根據偽造的病歷做出來的,因而是無效的。從未說過醫院偽造鑒定結論,高級法官高級黑。省、地、縣三級法院都故意不對病歷進行法庭質證,而是大量循環引用鑒定結論上對醫院有利的內容來證明鑒定結論合法有效,這本身就存在羅輯錯誤。

                    + z  F$ g  F' q3 e. D2 c1 \' X' \
                    省高院的裁定書(2011)贛民申字第793號,通篇內容、羅輯都非常混亂,排版也不規范,如果不是看到上面蓋著血紅的大印,很難相信這是省級法院的法律文書。很多內容都寫錯了,與實際不符,不是我自己親身經歷,普通人很難看懂。
                    ) v: N! J) Y  _. v+ O1 \9 Q
                    比如:第二頁順數第二行起“宜豐縣人民檢察院調查在江西省醫學會鑒定時宜豐醫院提交的胡恒娥2004年8月25日至31日住院的病史病歷是有高血壓病記載的,且兩年前。該院從省醫學會調取胡恒娥當時住院病史病歷中的9166號出院小結證明和‘護理記錄單’血壓值為120/60 Hg,無關于高血壓的診斷結論。”這段話。這個“且兩年前”是什么意思?是相對哪一年的“兩年前”?如果是相對申請再審的2011年而言,兩年前是2009年,檢察院去省醫學會調取病歷檔案是2007年,所以對不上。如果這個“兩年前”是相對發生事故的2006年而言,那么二年前是2004年,這時還沒發生事故,沒檢察院的事,也對不上。如果這個“兩年前”是相對2004年而言,那么兩年前是2002年,這一年什么事都沒有發生,更對不上。這說明省高級法官根本沒有搞清案件的真實情況。

                    ) U' Y$ R) o- B6 }4 Q# F$ N
                    檢察院的《調查說明》中有一個“二年前”,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中有一個“二年前”,這個“兩年前”都是相對2006年而言的,是這一年發生的醫療事故,2007年3月30日省醫學會開鑒定會時,醫方(作偽證)陳述說:“患者…既住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且二年前(2004.8.25-8.31)因此病在本院治療(有當時的住院病歷為證)”。

                    ( j$ n6 T3 G5 J2 V  B3 P7 E' J
                    一審、二審的判決書,省法院的裁定書上都寫著組成了有審判長、審判員、組成的三人合議庭。但一審我只看到一個審判長曾敏,一個女書記員,另二個法官從未出現過。二審根本就不開庭,打交道的只有審判長彭前進。省法院立案庭詢問時只有一個男法官,一個女書記員在場,收到裁定書后看到上面卻寫著審判長黃建文、審判員陳壽玉、代理審判員黃聲敏,書記員袁潔四個人的名字。所謂的“合議庭”完全是假的,有名無實。
                    ' w) a. }# j0 k: V3 b+ h7 C
                    三級法院在收取當事人舉證材料后都違反民訴法的規定不寫收據,法官為什么不寫收據呢?不寫收據對法官有一個好處,法官可以根據好惡任意決定證據的取舍,不論當事人有什么重要證據,都可以被法官說成無證據,雖然法官不一定會親自銷毀當事人的證據,但他可以讓當事人的重要證據不起作用,反正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我在一審和二審都提交了從檢察院復印的2004年8月病史病歷,證明我母親沒有高血壓病史,與鑒定結論上的記載進行核對,就可以證實醫院,在鑒定時向專家提交偽造的高血壓病史病歷作偽證,但都被法官抹殺,直接說你無證據或沒有提交證據。受害者根本無處投訴,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的監督形同虛設,錯了,就將錯就錯,錯到底,他們沒有為普通老百姓糾錯的動力。
                    5 S7 F4 q8 z' I) L: W7 h% {
                    十四、2012年寫給衛生部長陳竺的投訴信被逐級下轉,至今無任何回音,有如石沉大海
                    ! ~! Z7 h% D+ `5 R  X
                    在再審申請被駁回后,我于2012年8月30日,給衛生部長陳竺寫了一封投訴信,并寄去了宜豐檢察院的《調查說明》復印件及其他相關材料,但到今天也沒有得到任何回復。我在一次去衛生廳反映問題時,得知此信被逐級下轉,醫政處的來訪信件登記本記載去向,是轉到宜春市衛生局去了。我質問醫政處工作人員:為什么投訴省醫學會領導,與宜豐醫院串通起來偽造病歷,讓專家作虛假鑒定的案子,轉到下級去處理?下級部門怎么有能力處理上級領導的違法行為?醫政處一個年輕的工作人員說:“你在哪里看病產生了糾紛,就找哪個地方處理”。

                    # F, X- I0 G/ u
                    當時醫政處辦公室內外坐了很多人,都是從全省各地來,要求處理醫療糾紛的,他們聽到我與醫政處工作人員交涉的也是有關醫療療糾紛的事,覺得同是天涯淪落人,有一種親近感,有幾個就主動湊過來了解情況,我也主動問一個老太太,為什么不向法院起訴,她說:“打官司太難了,我就找他們要求解決問題,下面不解決,就找上面”。此時我看到以前那個姓胡的科長,記得幾年前初次見到他時頭發都是黑的,現在大部分都白了,他正在給九江某衛生部門打電話,大意是說xx畢境年紀比較大,要求處理一下她反映的問題。
                    ( E0 w/ j: s2 G5 c( t/ J8 C
                    十五、江西省醫學會醫鑒辦在給我的回復中說謊

                    $ Q5 _/ d$ O5 O3 e
                    我們在找醫政處投訴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又去了衛生廳辦公室,希望能找廳長反映情況,但廳長的辦公地點無法查到,也問不到。在辦公室工作人員指引下,找到了衛生廳下屬的一個叫“醫風監察”的辦公室,里面有一個工作人員,我們說明來意后把投訴材料交給了他,他當場看完了全部材料,于是就給省醫鑒辦一個叫張主任的打電話說:“我這來了兩個投訴你們醫學會作鑒定不公的人,投訴的問題材料上面寫得很清楚,今天領導不在家,反映到領導那里影響不好,你處理一下”。打完電話他要我們拿著材料,去省醫鑒辦找張主任,臨走時我問這位領導:貴姓?他說:姓黃(王)。
                    9 `' n3 k5 F/ q
                    到了省醫鑒辦,看到辦公室里有1男1女兩個人,原來那個幫醫院鐘小明貍貓換太子的熊中驥不在了,但女工作人員還是原來那個,我想男的大概就是張主任了。我們說明來意后,張主任一再對我們聲明說,他這個“主任”只是技術職務,不是真正的“主任”。意思是說他沒什么權。我們把投訴材料交給了他,看完后他說:“我們是群眾組織,無法查處違法行為”。我說:“你們單位總也有黨組織吧?”。他不回答,只說:“你現在這個投訴材料我沒法處理,你不就是要求重新鑒定嗎?重新寫一個申請材料過來就行”。于是我們拿著材料準備回家去重新寫過,這位主任送我們走到門口時問了一句:“剛才打電話的是哪位領導?”。我認為他是想了解打電話的這位領導官職大不大,以作為他辦不辦事的依據。
                    - s" r, J5 m0 b( `) |$ K3 `& ~% @
                    過了幾天,我在家里寫好重新鑒定申請報告,上班時間一到就來到省醫鑒辦,張主任還沒來,女工人員問我:“有什么事,可以代為轉交嗎?”。我心想,幾年前就是你與熊中驥等領導串通起來貍貓換太子徇私舞弊,害我們陷于投訴無門的境地,我就回答說:“要等張主任來才能辦”。我看到她臉上立馬就微微的紅了,可能她認出了我。過了一會,張主任來了,他看了一下我交來的重新鑒定申請報告,面無表情地說:“你回去吧,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書面回復的”。聽到這樣的話,我立馬預感情況又不太妙,很可能張主任已經知道打電話的只是小官,并且得到了省醫學會領導的授意。省醫鑒辦于2012年12月給我寄來一個說謊的書面回復,情況如下:

                    + @% [/ g* ~* s: `& l' `( |4 ?
                    、回復中稱:“依照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原則,鑒定會時自行提供或發放未經委托單位、醫學會及醫患雙方認可的材料,專家鑒定組一律不予采信”。

                    7 M; ]4 H8 x, f$ {! h2 ?2 F, \
                    根據醫鑒辦的這個回復可以確認,采信臨時提交又未經患方代表認可的病史病歷做鑒定,是違反醫療事故技術鑒定原則的。

                    $ p" V" _5 K0 S. Z! D
                    、回復中稱:“鑒定會前,醫患雙方均未提供胡恒娥2004年在醫方住院的病史病歷資料”。

                    & [! I2 g, i+ l: D% j
                    這明顯在說,宜豐檢察院2007年4月10日,組織干警去省醫鑒辦調取了病歷檔案,里面既有2006年住院病歷,也有2004年8月在醫方住院的病史病歷。檢察院后來在交還病歷檔案原件時,在省醫鑒辦復印了一份備案保存,病歷復印件上面加蓋了省醫鑒辦的公章。這就證明,省醫鑒辦的工作人員違反法定程序,收了未經患方認可的病史病歷,作為鑒定依據。現在他們之所以敢說沒有收,是不是已經將醫學會鑒定檔案中的病史病歷完全銷毀?
                    , B8 Z0 t" J2 x7 d; T
                    、回復中還稱:“有關高血壓病史的描述是來自于2006年住院病歷中的入院記錄、入院診斷、轉科記錄、死亡記錄和出院小結中有“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字樣”。
                    & X2 O9 i: S% k+ m8 V
                    既然有關高血壓病史的“描述”,來自于2006年住院病歷中的入院記錄等中有“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字樣,那么寫“既往有高血壓病史”的依據是什么呢?所謂“病史”,顧名思義,就是以前生病的歷史。請看醫生寫的日期為2006年2月3日的“入院記錄”,第一頁正文順數第6行:“既往有‘高血壓病’‘冠心病’史多年,二年前曾因此住院治療,此后一直堅持服藥(具體不詳)。”,這個“二年前”就是指2004年8月(相對于發生事故的2006年)的住院經歷,此前我母親只有這一次住院經歷。也就是說2006年住院病歷中的入院記錄、入院診斷等等寫“既往有高血壓病史”的依據,也是2004年8月住院治療高血壓的病史病歷。而現在這份偽造的病史病歷,被省醫學會領導與宜豐縣醫院院長鐘小明等串通起來,使用貍貓換太子的辦法,替換成了真實的病史病歷,整套病歷的記載都是圍繞治療“雙側肺部感染”進行的,現存病史病歷證明無“高血壓病史”,并且證明血壓很正常,是理想的120/60。與2006年的住院病歷,以及省醫學會鑒定結論上描述的2004年病史病歷完全相反。所以高血壓病史是捏造的,現在虛假的病史病歷沒有了,難道不應該根據真實病史重新鑒定?
                    ' j3 C" w* D& m
                    事實上,我母親從未得過高血壓病。醫鑒辦的張主任也是醫學專家,非常清楚“病史診斷”與“字樣”的實質區別,卻故意混淆,以誤導不懂醫學的普通人,讓受害者啞吧吃黃蓮,有苦說不出。掩蓋醫學會領導與醫院鐘小明、萬訓等串通起來,偽造病歷、捏造病史,讓專家組做虛假鑒定的違法犯罪行為。

                    $ a* F' L6 L: Q. [4 ~' z
                    再說,如果發生醫療事故時的2006年住院病歷,醫生故意寫 “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字樣,就可以證明“有高血壓病史多年”,那醫院還有必要增加偽造一份,2004年8月25日至31日“住院治療高血壓”的病史病歷,通過醫學會交給專家作鑒定嗎?
                    * }$ n  j. Y% v$ M
                    、回復中又稱:醫學會工作人員與宜豐縣人民醫院串通,偽造病史病歷之事,已經宜豐縣人民檢察院調查并作出結論,“未發現省醫學會人員涉嫌職務犯罪的事實”。未發現并不是沒有,只是因為檢察院沒有去查而已。檢察院的《調查說明》反而成了腐敗分子的擋劍牌,他只看第一條不看第二條。
                    " ~. B2 U6 `+ v( J, F" q& {6 N4 f
                    十六、宜豐縣檢察院、宜春市檢察院依法提起抗訴

                    ) c7 E, K7 h% {% k5 o! Q
                    我們根據宜豐檢察院出的《調查說明》,向省高級法院申請再審被駁回,向省醫學會申請重新鑒定又被拒絕,并且發現省醫鑒辦在給我的回復中說謊,這個事實宜豐檢察院就可以證明。我又再次于2013年將這些情況,向宜豐縣檢察院現任檢察長鄭法財投訴。沒過多久,宜豐檢察院通知我去一下,副檢察長熊建軍告訴我說:“檢察院研究后認為,不論檢察院查了沒查,都得不出法院判決中所認定的結論,事實上根本就沒查,決定依法提起抗訴”。 因此要我寫一份抗訴申請。我于2013年12月18日,向宜豐縣檢察院提交了抗訴申請書及其他舉證材料。檢察院去宜豐縣人民法院復印了當年訴訟整套案卷,在制作抗訴報告后,合并其他材料于2014年元月上報給宜春市檢察院,宜春市檢察院審查通過后,于2014年5月報江西省檢察院批準。
                    ! E$ m( H" H- V
                    我沒有看過檢察院的抗訴報告,不知道具體內容,但我們的《抗訴申請報告》是這樣寫的:

                    1 D- U3 H( H  j; w
                    申請的事實和理由:
                    ) |( g2 l7 p7 V: W9 C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的”;第三項“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第四項“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的”;第六項“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二百零九條特申請抗訴。
                    * U- }) r) p; b6 s' q3 Q& O# f4 k) P
                    (一)、本案梗概(前面已有介紹,所以此處省略)
                    4 ~2 m7 R0 r7 c  u- O
                    (二)、原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
                    . S! G8 Y$ w% N' }9 G& h
                    一審、二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中稱“原告在向宜豐縣檢察院舉報被告有偽造、篡改原始病歷嫌疑,宜豐縣檢察院封存了胡恒娥的全部病歷,但沒有對被告作出任何有偽造、篡改病歷的結論,故醫學會的鑒定是合法有效的。”,這明顯與事實不符,既無證據證明,法官也沒有向檢察院核實了解情況,僅憑醫院的片面之言如何能認定檢察院的調查事實?。

                    - e3 ?8 T$ G+ s* W0 ~5 L8 z; i
                    (三)、原判決適用法律明顯錯誤
                    . @* w4 W8 B" n' x5 U
                    1一審判決是適用《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做出的,明顯適用法律錯誤。申請人是以醫療過錯損害提起訴訟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參照<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審理醫療糾紛民事案件的通知》(法[2003]20號)第一條第二款明確規定:因醫療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醫療賠償糾紛,適用民法通則的規定。

                    0 v- b- D) `5 x' ~- H1 s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關于審理醫療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2006年12月31日)的司法解釋中又明確: “醫療事故以外的其他醫療損害賠償糾紛范圍很廣,包括:醫療機構的醫療行為造成患方傷害雖不構成醫療事故,但確因其醫療行為存在過錯引起的損害賠償糾紛; 因其他違反醫療法律、法規和技術規范的行為引起的損害賠償糾紛,等等”。“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可以推斷醫療機構存在過錯:(1)偽造、隱匿、銷毀病歷資料的;(2)違反規定修改病歷資料,導致不能作出鑒定結論的;(3)未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的;(4)對急病患者拒絕搶救或延誤救治的;(5)其他違反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診療護理規范的醫療行為”。

                    " r& F4 N( N0 B' d7 N; m
                    也就是說只有鑒定為醫療事故的案件才適用《醫療事故處理條例》。
                    ) r1 l4 T, E' l' U! k
                    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根據偽造的病歷雖未鑒定成事故,但仍認定醫院存在兩個過錯:①醫院未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明確指出醫方沒有“主動將患者病情變化以及處理措施等及時、詳細告知患方”。這正是導致申請人不能正確理解和判斷病情,以便正確決定是否同意轉院的根本原因,讓腐敗醫院擔誤了搶救時機。建議轉院只是告知義務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全部,是否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普通人不懂,應以專家認定為依據。②《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還指出:“當患者尿潴留時醫方未及時給患者導尿,給患者增加了痛苦,是醫方存在的缺陷”。這個錯誤曾被宜春醫鑒2006-019號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定性為死因之一。
                      ]4 \/ @# |- n' I3 q7 J3 o5 m
                    2依《立法法》規定,未經授權,國務院無權制定行政法規,即使授權制定,也不得與上位法相沖突,《民法通則》是上位法,《醫療事故處理條例》是行政法規,《事故條例》規定屬于醫療事故,按條例規定的項目、標準賠償,不屬于醫療事故的應按《民法通則》及司法解釋對人身損害賠償的項目、標準的規定賠償。《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屬于下位法,兩者存在沖突,依《立法法》規定,條例自然不得適用。
                    " n, K8 H( `1 R5 q' C% l" o
                    對申請人提出一審法院適用法律錯誤的問題,二審未開庭,未作對錯判斷,直接維持原判。

                    3 J- v. w: Y! U7 {. l: [8 w' R1 L
                    (四)、原判決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 原判決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

                    % e( @# y" w9 b! f
                    兩個鑒定結論都是根據既未經過法庭質證,又漏洞百出的涂改、偽造、殘缺不全的2004年8月病史病歷、2006年住院病歷,違反法定鑒定程序做出的。況且這兩個鑒定又不是《民事訴訟法》中的“鑒定結論”,應認定為無效證據。根據醫療損害賠償糾紛舉證倒置的規定,被申請人既然沒有有效證據證明自己無責任,法律就推定有責任,所以被申請人應當承擔賠償責任,證據及理由詳述如下:
                    % ~+ Z9 L2 n4 j! E6 l( U$ o
                    1《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68條(原66條)規定:“證據應當在法庭上出示,并由當事人互相質證”。未經質證的證據,是沒有法律效力的,被申請人不敢對病史病歷、住院病歷進行法庭質證,足見其心虛,根據經不起法庭質證的虛假病歷做出的鑒定結論也是沒有法律效力的。
                    % B# ^/ N! ~- Y
                    2《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也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有關條款
                    - n3 J1 Q1 Y; R  w+ p& p
                    不符合審判人員應當審查的“鑒定的依據及使用的科學技術手段”、“鑒定人員及鑒定機構簽名蓋章”的形式要件;

                    ; i* ]* Y$ U+ o$ f3 z" l
                    不符合 “鑒定人應當出庭接受當事人質詢”程序要件。所以《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不屬于法律上的鑒定結論。
                    5 {5 {6 L- y; Y7 }: x
                    3宜春醫鑒2006-019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本身自相矛盾、不合邏輯,應屬無效鑒定。(前面已有描述,此處略去四百字)
                    : Y# o2 o+ Z5 q# N/ a, o% z
                    4、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違反了鑒定程序。

                    , |" X2 v' I' r+ i( E9 p
                    鑒定會前,申請人按省醫鑒辦的通知要求,向省醫鑒辦提交了陳述材料及二OO六年三月十三日第一次復印的住院病歷復印件五本、二OO六年四月二十七日第二次復印的住院病歷復印件五本,申請人之所以提交兩種不同的住院病歷復印件,本意是讓專家方便核實醫院偽造住院病歷情況時參考,鑒定依據自然應按有關鑒定規則,以第一次復印的住院病歷為準,申請人事后發現,專家只根據提交的病歷做鑒定,并不對病歷的真偽作判斷。醫鑒辦工作人員發給專家使用的病歷是第二次復印的住院病歷,因為里面包括有大量后補的偽造的護理記錄單等資料,捏造了幾種莫須有的疾病。第一次復印的住院病歷根本沒讓專家看,《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對醫患雙方提交的材料有明確記載,但對申請人提交的這十本住院病歷復印件,交待申請人提交的材料時卻沒有提到,鑒定前、鑒定時醫院都沒有提交任何病歷復印件,卻記載著提交了原始病歷及復印件,這是故意將申請人提交的復印件冒充醫院提交的,只要到醫學會查檔案核實就可以證明。申請人提交的復印件封面上面有當時的蓋章及簽字,只申請人保存有原件,醫院無法制作與申請人保存一模一樣的復印件封面。醫鑒辦工作人員這樣做的目的,是要回避存在兩份不同住院病歷的問題,避免專家組采用第一份住院病歷做鑒定依據,造成對醫院不利的鑒定結論。與宜春醫學會鑒定時的作法是完全相反的。

                    3 D4 n( o( F4 n# v7 O  r1 S
                    5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是根據醫院偽造的2004.8.25-8.31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加上偽造的2006年住院病歷為鑒定依據做出的。
                    ! U8 e2 C! B+ n' D
                    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第二頁倒數第四、第五行明確記載:醫方認為:患者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且兩年前(2004.8.25-8.31)因此病在本院住院治療(有當時的住院病歷為證)”。這些個文字記載是專家組根據醫方提交的陳述材料歸納整理后寫的,并且鑒定結論指明是“根據病史結合檢查”做出的。而檢察院在鑒定結束十天以后,從省醫學會調取的二OO四年八月二十五日至三十一日住院病史病歷中的9166號出院小結,證明胡恒娥當時是因感冒“引起雙側肺部感染”住院,血壓值為120/60mm Hg,并不是高血壓住院。此外現存病史病歷中的“護理記錄單”也記載著當時住院測量的血壓值是120/60mm Hg ,這就證明醫院在鑒定時偽造病歷捏造高血壓病史,作偽證,誤導專家鑒定。

                    0 D1 z' N+ x: n5 }# N/ ^+ Q4 [
                    既然現存的整套病史病歷、出院小結等證據都證明沒有高血壓病史,而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是依據有高血壓病的病史病歷為依據做出的,那么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應認定為無效鑒定。

                    . x0 J9 O( \; `, g) X
                    6、醫院除了偽造2004年病史病歷捏造病史作偽證外,還隱瞞、涂改、偽造2006年住院病歷,請檢察院與舉證材料一一核對。(此處省略,內容詳見“二、事故發生后醫院組織醫生、護士有系統地集體偽造病歷”)

                    ( r- ^# A2 e0 M3 ~! l3 D7 k
                    (五)、申請人認為被申請人的過錯及導致的人身損害主要有:

                    " I3 H/ M2 L; B6 E, y; S. ~
                    1、骨科醫生根據入院時的檢查申請人母親有輕微“右髖骨骨折”的情況,提出不能下床正常大小便要讓申請人母親在床上躺著解出小便來,但是,在此后的一個多月時間里沒有對“右髖骨骨折”部位再次進行檢查,以判斷輕微骨折是否愈合,如果“右髖骨骨折”經過治療愈合了,醫生就應當及時告知患者家屬允許起床正常大小便,這樣也就不會導致現在這種不可挽回的結果,實際上“右髖骨骨折”是非常輕微的,在治療了十五天左右的時候申請人母親雙腳各個部位都已經可以正常用力并沒有說痛,也就是說明右髖骨骨折很早就愈合了。可是,對“右髖骨”部位的CT檢查,醫生只是在申請人母親進醫院時做了一次,此后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一直沒有做過,導致在骨科一個多月不允許正常起床大小便。

                    8 ?- Q2 T+ r9 c5 `. `$ n' Q
                    2、在躺著解不出小便的情況下(省醫學會鑒定結論分析意見把這種情況稱為“尿潴留”),未按醫療常規及時給申請人母親導尿,引起從腹部開始的全身性身體腫脹長達一個多月,省醫學會的鑒定結論分析意見已確認這是醫院存在的過錯。

                    , d' F2 P- n8 P& k9 v
                    3、在腫脹發生后的一個多月時間里,既沒有及時組織有經驗的醫生會診,又沒有進行B超之類的常規檢查以查明原因,誤診、誤治使申請人母親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不能坐起、不能進食(即“大小便不能正常排泄、飲食差”),引起包括上消化道粘膜損傷在內的一系列全身性身體損害。導致多器官功能衰竭、心力衰竭、心律失常而死亡(宜春醫學會的鑒定結論專家分析意見認為存在這樣的因果關系)。

                    9 y0 L' |4 R) N+ _: W
                    4、在內科查出了腫脹原因,施行導尿并且全身的腫脹消退后,明知申請人母親一個多月沒有進食,上消化道粘膜組織可能有嚴重損傷的情況下,誤導空腹吃香蕉,誘發上消化道出血。

                    6 h" v% k0 F( [# ?  T5 a" B2 y# J
                    5、在轉內科后的三天時間里既沒有打葡萄糖又沒有補充其他能量物質,尤其是在3月9日中午經歷了上消化道出血后,明知不能進食,仍然既不打葡萄糖又不補充其他能量物質,導致申請人母親發生嚴重低血糖,引起器官功能衰竭、心力衰竭、心率失常(宜春醫學會的鑒定結論分析意見把這個認定為死因之一),如果不是偽造了病歷轉移了專家分析方向,這才是真正死因,是醫院的嚴重失職。
                    4 a" K# Y+ _6 T2 c$ b  O
                    6、在3月9日發生上消化道出血后進行搶救時沒有按搶救規則輸入足量全血進行搶救,只輸了二個單位的“紅細胞”。造成血容量不足,也會引起心律失常及休克死亡。

                    # W; ?# C0 @, C: @9 K4 w2 N" \
                    7、醫院沒有按胃出血患者搶救規則對申請人母親進行出血量的測量,以便正確確定是否應當立即輸血,輸血量應是多少。
                    " R  Q7 ^( H* m
                    8、在3月10日上消化道大出血引起休克癥狀后(省醫學會的鑒定結論分析意見把這個認定為死因),(根據事實經過和現有“臨時醫囑”及“護理記錄單”記載)在長達十個小時的時間里,被申請人違反搶救規則沒有采取任何的輸血措施,連“紅細胞”也沒有輸,這是嚴重的搶救操作違規,這是導致死亡的重要原因。省醫學會的鑒定分析意見顛倒黑白地說醫院打了止血針并輸了血,與病歷記載及事實經過不符。

                    # ^; g$ V5 h3 u7 V" r3 p
                    9、被申請人沒有履行告知義務(省醫學會的鑒定結論分析意見是這樣認定的)。這正是導致申請人不能正確理解和判斷病情,以便正確決定是否需要轉院、轉科的根本原因,讓腐敗醫院擔誤了搶救時機。建議轉院只是告知義務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全部,是否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普通人不懂,應以專家認定為依據。

                    $ T6 M3 O* l/ @. \
                       10、省醫學會的鑒定結論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說“當患者尿潴留時醫方未及時給患者導尿,給患者增加了痛苦,是醫方存在的缺陷”,這就是指醫院過錯所導致的精神損害。

                    2 K& |. k: Y! F8 ~
                    11、被申請人違反衛生部頌布的《醫療機構病歷管理規定》、《病歷書寫基本規范》的相關條款,通過隱瞞、涂改、偽造病歷、捏造病史誤導專家鑒定。

                    ( V% O% a$ _1 i0 q4 Y. H. u/ e
                    綜上可證,原審判決沒有對病歷的真實性進行法庭質證,采信無效的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錯誤適用法律做出的。
                    1 K; B& g& [3 b* V
                    我們一生中都會有生病住院的時候,醫院如此草菅人命,偽造病歷捏造病史惡行得不到絲毫責任追究的話,這次受害的是我的母親,以后就可能會是你、我、他中的任何人。為申張公平正義,維護申請人的合法權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二百零九條,特請求宜豐縣人民檢察院報請上級檢察院提起抗訴。

                    ! B, U" n0 W. {
                                        此 致
                    5 w# l  Q) Z% s3 x' n
                    宜豐縣人民檢察院

                    ! v. g6 z4 k: d* e+ p, }
                    申請人:
                    2 l3 i; r5 n0 o4 A- A0 A
                    二O一三年十二月十八日
                    / \) \& c7 `+ C6 x; h! ^# ~9 t8 N
                    1 v( I% I6 R9 _" b7 b& l7 s+ c
                    附件:

                    . j* W7 d* k8 X7 l3 V
                    1原一審、二審法院判決書:(2009)宜民一初字第14號、(2009)宜中民一終字第186號。

                    ; q- a3 q* b6 b8 C5 P
                    2《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江西醫鑒〔2007〕04號),第二頁倒數第五行開始的一段內容記載:“我院認為:患者系年老體弱,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且二年前(2004.8.25-8.31)因此病在本院住院治療(有當時的住院病歷為證)”。證明被申請人在省醫學會作鑒定臨時提交了2004年8月治療高血壓的病史病歷,與宜豐縣人民檢察院調查提取的“出院小結”核對可以證明被申請人捏造“高血壓病史”作偽證,誤導專家鑒定。
                    , V0 c5 I/ m* Q/ `
                    3宜春醫鑒2006-019號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證明鑒定結論本身自相矛盾、不合邏輯,第三條意見否定了第二條意見,定性為不是事故的結論無效。同時可以證明“大小便不能正常排泄(尿潴留)、飲食差”與死亡是有因果關系的。
                    : [/ f! Q! T4 Q7 k! ]1 [
                    4、《二位鄰居對母親生前身體狀況的證人證言》,可以證明申請人母親生前是一個行為能力較強,身體較健康的老人。
                    $ x$ ?& M  Z" r) G: D1 U8 a" S- s
                    5《兩位護工對住院經過的證人證言》,可以證明入院時,申請人母親外在的傷情程度和行動能力,可以證明從二○○六年二月十日開始,申請人母親因為主治醫生不允許下地正常大小便,才引起腹部腫脹(這就是省醫學會鑒定結論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指出的“尿潴留”),接著又引起全身腫脹,時間一直持續到三月八日轉內科導尿后才消退的這一基本事實,可以證明腫脹發生后造成申請人母親無法坐起無法進食的這一基本事實,可以證明申請人母親發生的第一次上消化道出血的真實時間是3月9日中午一點鐘左右,而3月9日的“護理記錄單”記載的第一次上消化道出血時間是下午5點二十分,證明“護理記錄單”記載的內容與事實不符。

                    / Y5 W& |* Z$ B! ^, [: ~
                    6、醫院2006年3月13日復印的《2006年住院病歷一本》(共53頁),可以證明醫院隱瞞住院病歷。申請人為了保存證據,防止醫院偽造病歷,一再請求醫院復印全部客觀病歷,并分別找了分管醫務的榮副院長、分管業務的萬訓展副院長、分管護理的盧副院長,最后才得到同意由主治醫生周國盛替申請人復印,但是“護理記錄單”等客觀病歷被他隱瞞。被申請人在“二審答辯狀”中說申請人當時沒有要求復印“護理記錄單”,這是狡辯,既然申請人要求復印全部的客觀病歷,“全部”的意思自然是包括“護理記錄單”的,而不需要一一指出具體的各種病歷清單。被申請人為什么只復印其中的一部分?又留一部分呢?
                    # ^: S2 ^7 r2 q; D8 f! t
                    7、醫院2006年4月27日復印的《2006年住院病歷一本》(共88頁),把病歷中從3月6日起的“體溫單”與“護理記錄單”相核對,可以證實曾被醫院隱瞞的“護理記錄單”上面記載的同一天同一時刻的呼吸、脈搏、體溫等測量數據與“體溫單”記載的完全不一致,自相矛盾,可以間接證明“護理記錄單”是偽造的。目測就可以證明3月6日至3月7日的“護理記錄單”等多處數據存在涂改或篡改,這違反了《事故處理條例》第五十八條第二項、《醫療機構病歷管理規定》第五條、《病歷書寫基本規范》第六條之規定。此外還能證明部分“超聲醫學影像報告單”、“臨時醫囑記錄單”等病歷自相矛盾,漏洞百出,間接證明偽造病歷。

                    - t/ w- C, }8 v
                    8、從檢察院封存的病歷檔案復印的《2004年8月25-31日病史病歷》一本(共17頁),可以證明申請人母親沒有“高血壓病史”,同時證明血壓很正常(120/60)。與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進行核對,可以證明醫院偽造高血壓病史病歷,捏造病史作偽證。

                    , K0 m) t: S: ~$ u/ k+ k) C4 w
                    9、《什么是尿潴留》,申請人對江西醫鑒〔2007〕04號專家分析意見中提到的“尿潴留”一詞,根據權威的醫學資料所作的簡單說明。
                    5 H& x' z8 I+ z
                    10、《住院經過簡述》,介紹住院時發生的具體經過。
                    3 O, a4 A& |- V4 `: C3 `* v, ]
                    11、《宜豐縣人民檢察院關于對熊玲期控告江西省醫學會相關問題的調查說明》
                    0 l9 u7 s0 w8 U
                    12、《其他問題說明》。
                    . A& d% B3 f7 x6 \- O9 a% y6 l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8
                     樓主| 發表于 2015-10-30 09:51 | 只看該作者
                    3 c" N3 c. e3 f) m! k7 q
                    十七、江西省人民檢察院檢察官使用貍貓換太子的辦法偷換適用法律,將我們在抗訴申請中引用的能夠適用的司法解釋,偷換為更晚施行的不適用司法解釋,然后稱“法不溯及以往”
                    % ?3 u% h8 ^0 ~. v) R; H
                        我于2014年9月23日收到一份江西省人民檢察院《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贑檢民監【2014】56號),《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認為不符合監督的理由有三點:“首先、其次、最后”。經我反復核對,認為三點不支持抗訴的理由都不能成立。

                    6 N8 @; q- C( H& Q
                    (一)、《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稱:“2006年3月11日的出院小結寫明的是‘……既往有高血壓、冠心病史多年……’。并沒有證據證明2006年有關高血壓的記錄僅是參照2004年的診斷,既往病史也可能是醫生通過詢問患者或患者家屬所做的記錄。”
                    ' k: w' `  M2 B! d8 A! B
                    既然“既往病史可能是醫生通過詢問患者或患者家屬所做的記錄”。那么,醫生詢問患者或患者家屬做了怎樣的記錄呢?請看醫生寫的日期為2006年2月3日的“入院記錄”第一頁正文順數第6行:“既往有‘高血壓病’‘冠心病’史多年,二年前曾因此住院治療,此后一直堅持服藥(具體不詳)。”,這就是來源,這段記錄的語境與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記載捏造“治療高血壓病史”的醫方陳述是一致的。這個“二年前”就是指2004年8月(相對于發生事故的2006年)的住院經歷,此前我母親只有這一次住院經歷。也就是說2006年3月住院病歷上寫“……既往有高血壓、冠心病史多年……”,只有依賴2004年8月“治療高血壓病”的病史病歷才能成立,但現在這份病史病歷,不敢拿出來了,鑒定檔案中保存的,是治療“雙側肺部感染”的真實病史病歷,內有“入院記錄”、“病歷續頁”、“護理記錄單”、“臨時醫囑記錄單”、“體溫單”等詳細記錄,證明是住院治療感冒引起的“雙側肺部感染”,入院測量的血壓值是120/60,無高血壓病史。根據衛生部《醫療機構病歷管理規定》,住院病歷都是由醫方統一、集中保管的,如果存在“住院治療高血壓病”的病史病歷,請求檢察官要求醫院交出來核查,為什么不查?。

                    $ P, ^& A! P6 w
                    2006年2月3日的“入院記錄”是根據患者或患者家屬陳述做的記錄嗎?難道是患者家屬自己捏造高血壓病史?更不是,請看真實病史病歷中“入院記錄”的記載,2004年8月25日 “入院記錄”,第一頁正文順數第10行:“有老年性癡呆病史2-3年,否認有高血壓病史”,第16行: “體溫36.7℃,脈膊96次/分,呼吸18次/分,血壓120/60㎜Hg”。這就證明2006年2月3日的“入院記錄”是事故發生后偽造的。由于入院記錄不需要患者家屬核對簽字,發生事故后,醫生可以根據需要任意偽造而不容易被發現。由此還可以推理得出,2006年住院病歷中所有寫“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多年“字樣”的,都是事后偽造的病歷。
                    2 H1 h( Q, |& j3 m
                    2006年5月26日在宜春醫學會第一次鑒定時醫院提交的鑒定材料中同樣也捏造高血壓病史多年,但由于當時未偽造2004年8月“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沒有形成證據鏈,只是偽造2006年“入院記錄”等住院病歷寫“有高血壓病史多年”這樣的話,但沒有病史病歷診斷支持醫方的說法,所以專家并未采信,根據當時提交的材料,宜春醫鑒2006-019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認定的自身疾病僅有:“雙側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功能Ⅲ級)、老年性疾呆”這三種病。而2007年3月30日下午,醫方代表萬訓等(副院長)、周國盛(經治醫生)通過醫學會,臨時向專家組提交了一份2004年8月25日至31日,母親“住院治療高血壓”的病史病歷作鑒定材料后,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認定的自身疾病新增加了:“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2型糖尿病”等三種嚴重疾病。

                    1 `0 p) u$ [( E& {8 m
                    我還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宜豐檢察院從省醫學會調取的2006年住院病歷中,有一份“死亡病例討論記錄”,討論日期2006年3月14日,地點內二辦公室,主持人胡擁民,記錄者周國盛,參加人員有6個醫生,分別是胡擁民(內二科負責人、內科副主任醫師)、張宜東(內科主治醫師)、周國盛(內科主治醫生)、熊波光(內科主任醫師)、黎穎(住院部醫師)、況福連(住院部醫師)。“死亡病例討論記錄”記載經治醫生周國盛、內二科負責人胡擁民在匯報病史、介紹病情時說:“該患者為老年女性,既往有冠心病,高血壓病史,…”。“死亡病例討論記錄”續頁上又記載了張宜東、黎穎、況福連、熊波光四位醫生依次作的分析意見發言,并有簽名,但發言中均無高血壓、高血壓病史。“死亡病例討論記錄”記載了經過討論形成的入院診斷、死亡診斷是:“多器官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冠心病…”。也均無高血壓、高血壓病史記載,這就是說,這四位醫生均不支持捏造高血壓、高血壓病史,所以討論結果得出的入院診斷、死亡診斷也未支持。并且,其中參與討論的張宜東醫生,就是2004年8月25日至31日,我母親感冒引起“雙側肺部感染”住院時的經治醫生,真實病史病歷中的“出院小結”就是他寫的,這個討論中他是第一個發言,沒有支持捏造“高血壓病史”。這就說明,在2006年住院病歷中偽造病歷、捏造病史是周國盛、胡擁民這兩個事故責任人在操作。
                    , _$ i- Y# [- ]% k9 k  z. G: b
                    所謂“病史”,顧名思義,就是以前生病的歷史,“多年”的意思至少就得有兩年以上,既然2年前(相對2006年)的2004年8月25日真實病史病歷已經證明無高血壓病史,宜豐檢察院出的《調查說明》也是這樣證明的,醫院在鑒定時的陳述材料、2006年住院病歷中寫“有高血壓病史多年”就純屬捏造,是作偽證。為什么省檢察官不核查病歷,卻還要跟著被受害者控告的違法犯罪當事人,用毫無根據的“可能”來忽悠受害者?
                    3 Q6 J$ R1 L- C$ e' i. l% v
                        根據有關法律規定,由法院委托鑒定的案件,對病歷有異議的,病歷首先得經過法庭質證,然后才能委托鑒定。由衛生局委托鑒定的案件,病歷需經醫方、患方、醫學會(醫鑒辦)三方認可,才能把病歷給專家組做鑒定,只要有一方對病歷有異議,鑒定程序自動中止進行。我們這個案子是醫學會違反法定鑒定程序,用未經患方認可的病歷要專家組做出了鑒定,醫學會在得知醫院偽造病史病歷后,不僅不向有關部門報告,還使用貍貓換太子的辦法徇私舞弊,仍將根據偽造病歷做出的虛假鑒定,寄發給衛生部門、醫患雙方,讓可能受到醫療事故罪處罰的責任人逃避處罰。
                    6 [& z, w" ?# b+ X8 x2 x5 H
                    (二)、《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還稱:(雖然醫院通過偽造病歷捏造高血壓病史,但鑒定結論)“并沒有說明患者高血壓與死亡結果存在直接因果關系。”
                    * ?; k# w! o- s, V
                    真是這樣嗎?請看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死因分析認為“患者原有多種基礎疾病,因外傷住院,住院期間繼發上消化道出血并失血性休克是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患者的死亡是自身疾病發展的結果。”  

                    , x$ O# S+ ?! t! Y9 ^
                    這就是說專家組分析認為是“自身疾病”的發展引發了上消化道出血這一并發癥,什么是“自身疾病”呢?,專家分析意見第一條就寫明,“根據鑒定材料,專家分析認為:本病例依據病史以及相關檢查,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冠心病,二型糖尿病…的診斷明確。”,也就是說患者的死亡是高血壓、高血壓心臟病等這些自身疾病發展的結果,這不就是“高血壓”病與死亡存在因果關系的證據嗎?我們已舉證“高血壓病史”是通過偽造病歷強加到母親身上的,母親從未得過高血壓病。

                    0 r  B4 ~2 @3 X- L' {
                    只要有一些醫學常識的人就知道,原發性“高血壓”是一種遺傳性疾病,其發生、發展的病程很長,社會上得此病的人很多,疾病本身并不會直接導致死亡,而一定是疾病發展到后期高危階段,疾病引發的并發癥,如上消化道出血、腦內出血等等才與死亡構成直接因果關系。省檢察官不懂醫學科學這可以理解,但鑒定結論上寫的這個因果關系,我想就是普通中學生,也是能看得出來的,為什么省級檢察官會不懂?
                    / ]5 T/ t4 v  E9 s4 l4 B% H4 [
                    醫學科學是非常復雜的,引發同一并發癥的因素會有很多,如上消化道出血這一癥狀,高血壓病發展到高危階段可能出現這種癥狀。“尿潴溜”導致一個月不能進食,胃部空轉,胃粘膜會被胃酸消化損傷形成潰瘍,也可能會導致這種癥狀。誤診誤治過程中還可能導致應激性潰瘍等因素,也都可能導致上消化道大出血。醫院故意偽造病歷捏造病史就是意在轉移專家的鑒定分析方向,把導致上消化道出血這一癥狀的因素引向捏造的高血壓等自身疾病發展的結果,從而達到推卸事故責任目的。
                    5 N: I. ]( ^$ d# ~' O% `2 h' f
                    醫療糾紛實行的是舉證倒置制度,患方不需要證明偽造病歷、捏造病史行為與死亡有無因果關系。更不需要證明捏造的病史與死亡存在直接因果關系。只要有證據證明醫院存在偽造病歷或捏造病史行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條第一款第(八)項、《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第二十八條、衛生部關于對浙江省衛生廳在執行《醫療事故處理條例》過程中有關問題的批復(衛醫發[2004]65號)第七條、衛生部關于醫療機構不配合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所應承擔的責任的批復(衛政法發[2005]28號)第一條。等等。醫方就承擔全部責任。如果說省級檢察官不懂醫學科學,可以理解,怎么會基本法律也不懂呢?
                    4 s$ o, v# x" g2 z
                    《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還把醫院公開偽造病歷、捏造高血壓病史行為稱為“對患者患有高血壓的異義”?對這種公開偽造病歷、捏造病史違法犯罪行為的認定,又不需要高科技手段,法院把調查責任推給檢察院,具有最高司法檢察權的檢察機關為什么不查?
                    1 ~' R$ \. F5 I7 ~3 n4 k1 \
                    如果是普通民事案件,是誰主張誰舉證,但這個案子明顯已涉嫌醫療事故罪、瀆職罪、賄賂罪。雖然省民行處只管民事這一塊,但決定書上面蓋的是“江西省人民檢察院”的公章,也就是說省民行處是代表省檢察院做出決定的,在發現有涉及其他部門處理的刑案線索,理應轉相關部門核查處理,為什么不呢?
                    # x% ]% L& h# o! Z# x
                    (三)、《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第二點稱:“醫院的過錯與損害結果之間沒有因果關系”,“亦沒有證據證明由于醫方未及時給患者導尿導致患者病情加重或引發其他病癥”。

                    " `5 i1 o( f4 n! S6 [5 p3 E
                    1、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指出:“當患者尿潴留時醫方未及時給患者導尿,給患者增加了痛苦,是醫方存在的缺陷”。
                    9 n/ W7 G% ]$ O  x! Y
                    雖然專家分析意見說這個過錯與死亡沒有直接因果關系,但并不是沒有人身損害,這個錯誤曾被宜春醫鑒2006-019號的《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定性為死因之一(大小便不能正常排泄),就說明“當患者尿潴留時醫方未及時給患者導尿”的后果是非常嚴重的,并不只是“給患者增加了痛苦”這樣簡單,發生“尿潴留”時因未及時導尿,引發了長達一個月的全身腫漲(住院病歷上有記載、還有護工的書證證明),這是肉眼就能看到的,是不是人身損害?是不是“并發癥”,你們咨詢一下醫學專家看,對身體的內在損害大不大?因為醫院偽造病歷、捏造病史轉移了專家的分析思路,鑒定結論才說與死亡沒有因果關系。
                    - j  ]) g: r' K6 p: ~3 X
                    再說這個鑒定,專家只是對死亡做事故鑒定,并沒有對過錯造成的人身損害作鑒定。普通民事過錯責任是由原告方承擔舉證責任,但醫療糾紛實行的是舉證倒置過錯推定,即損害事實發生后推定行為人有過錯,只有行為人證明自己無過錯時,方能免責。但現在鑒定結論證明行為人有過錯,就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有無因果關系不是必然要件,過錯與損害是否存在因果關系,它們是評價性概念,是“鑒定”不出來的,這個是需要(當事人)證明和(法官)判斷的。
                    , }/ C" G2 V. c3 ~3 M$ u
                    2、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專家分析意見第四條明確指出醫方沒有“主動將患者病情變化以及處理措施等及時、詳細告知患方”。這就是說醫院未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這正是導致我們不能正確理解和判斷病情,以便正確決定是否同意轉院的根本原因,在腐敗醫院擔誤了搶救時機。建議轉院只是告知義務的一部分,并不代表全部,是否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普通人根本不懂,自然應當以專家認定為準。

                    . h3 `; k: N& w) s# z* ]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公民、法人違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義務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 O4 A$ h4 _6 i+ [& C3 V  p
                    公民、法人由于過錯侵害國家的、集體的財產,侵害他人財產、人身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
                    5 B9 @$ K- Z2 z/ H' E0 n# F
                    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根據偽造的病歷雖未鑒定為事故,但仍認定醫院存在兩個過錯責任,為什么《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只提到一個過錯?對“醫院未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過錯選擇性忽略?

                    . B& E$ V: t8 S; ]$ V$ ^4 o
                    四、贑檢民監【2014】56號《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最后稱:“原審判決適用法律并無錯誤。《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醫療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試行)》是2009年9月10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通過的。宜春市中級人民法院是2009年8月27日對本案做出二審生效判決。法不溯及以往,本案不適用《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醫療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試行)》之相關規定。且申訴人向法院起訴的訴請是要求宜豐縣醫院承擔醫療事故導致死亡的賠償責任,原審法院適用《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的相關規定并無錯誤。”
                    % _1 w7 a8 Z$ X8 A: G1 u! o1 ~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參照<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審理醫療糾紛民事案件的通知》(法[2003]20號)第一條第二款明確規定:因醫療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醫療賠償糾紛,適用民法通則的規定。
                    4 o0 |* G7 i# x( [1 o: h
                    《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關于審理醫療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2006年12月31日的司法解釋中又明確: “醫療事故以外的其他醫療損害賠償糾紛范圍很廣,包括:醫療機構的醫療行為造成患方傷害雖不構成醫療事故,但確因其醫療行為存在過錯引起的損害賠償糾紛; 因其他違反醫療法律、法規和技術規范的行為引起的損害賠償糾紛,等等”。“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可以推斷醫療機構存在過錯:(1)偽造、隱匿、銷毀病歷資料的;(2)違反規定修改病歷資料,導致不能作出鑒定結論的;(3)未盡到必要的告知、說明義務的;(4)對急病患者拒絕搶救或延誤救治的;(5)其他違反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診療護理規范的醫療行為”。
                    4 g. ~" |  v; e8 W) c4 J  j" b. Q
                    也就是說只有鑒定為醫療事故的案件才適用《醫療事故處理條例》。

                    7 D) P. y9 l, m% S: I
                    2《民法通則》是上位法,《醫療事故處理條例》是行政法規,《事故處理條例》規定屬于醫療事故,按條例規定的項目、標準賠償,不屬于醫療事故的應按《民法通則》及司法解釋對人身損害賠償的項目、標準的規定賠償。《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屬于下位法,兩者存在沖突時,依《立法法》規定,優先適用上位法。
                    9 _0 G' n+ u8 L+ X+ r+ i  v) `& X
                    3、我們引用的是《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關于審理醫療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答》2006年12月31日的司法解釋(同期其他大多數省份也有類似的司法解釋),為什么《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卻引用2009年9月10日《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醫療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試行)》,稱“法不溯及以往”。省檢察官是沒看清標題,還是有意使用貍貓換太子的辦法徇私舞弊?這種做法與省高級法院裁定書,回避我們舉證證明醫院偽造病歷、捏造病史問題時,將“偽造病歷”偷換為“偽造鑒定結論”,稱醫院未偽造鑒定結論,所以鑒定結論有效,他們都使用貍貓換太子手法徇私舞弊。為什么自己制定的司法解釋自己不執行?。

                    1 p+ L; h" A2 S" w
                    4、如果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說這兩個過錯與死亡有因果關系,那么,這個鑒定結論就會鑒定成醫療事故,自然也只適用《醫療事故處理條例》,現在省檢察官稱因為鑒定結論說“過錯”與死亡沒有因果關系,未構成醫療事故,也要適用《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判案,那最高法院與省法院發這兩個司法解釋做什么用?難道是執法者專門用來欺騙普通受害者的嗎?根據(法[2003]20號)的司法解釋,有無因果關系不是適用《事故處理條例》還是《民法通則》的前提條件。

                    , S+ s! a' ]7 {
                    5、“事故賠償”與“人身損害賠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事故賠償”是行政賠償,“人身損害賠償”是民事賠償。我們明明是以醫療過錯損害提起訴訟的,上面還列舉了民事賠償的具體標準和項目,怎么會是“要求宜豐縣醫院承擔醫療事故導致死亡的賠償責任”?難道要求醫院承擔導致死亡的“人身損害民事賠償”,就被認定是“事故訴訟”?可以這樣推理認定?訴訟標的大小能自動改變訴訟的性質?這不等于是省檢察官直接代替專家做醫療事故技術鑒定?

                    ; ]; |2 R$ X! a& r3 G
                    按照有關法律,即便是法院審理認為是醫方責任導致的死亡,也只能判決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在醫學會沒有做出事故鑒定前,法官是沒有這個技術,按定性為醫療事故來判的,難道省檢察官就有這個水平?
                    ) _( o* v+ Z. {6 a% ~
                    醫學會專家作鑒定不需要在鑒定上簽字,也不需要到法庭質證,在沒有被收買的情況下,能不能作公正的鑒定,完全取決于各專家的道德覺悟。省醫學會鑒定專家在〔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中,不痛不癢地寫兩個“過錯”在上面,本是出于對受害者的一種同情,既回避掉了醫方的事故責任,又讓受害者能得到一些賠償,但僅此一點又被有法不依的各級腐敗分子層層駁奪,這樣的司法環境普通老百姓有活路嗎?。

                    " a3 ~0 Q/ N. M5 X: m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9
                     樓主| 發表于 2015-10-30 09:52 | 只看該作者
                    1 t8 y8 ^; m2 `# R4 `
                    十八、省檢察院為什么不支持抗訴?

                    3 D. A+ s# c3 J' y% ~0 G) Q* i- T4 ?
                    我是9月23日上午在宜春市檢察院民行處收到贑檢民監【2014】56號《不支持監督申請決定書》的,此前在8月4日上午曾接到一個自稱是是省檢察院民行處女性工作人員電話,稱;“你的案子省檢察院已經研究好了不支持抗訴,但認為此案醫院不賠點錢也說不過去,醫院同意調解賠幾千元錢,你同意嗎”。我當即表示了拒絕,并說這個案子之前宜豐檢察院僅在省醫鑒辦調取過病歷,并沒有查,而一審、二審法院在判決中卻稱檢察院查了,這不是事實,請打電話向宜春市檢察院或宜豐縣檢察院核實情況。她又說:“不會打電話問,我們只以書面材料為準,我們只是民行處,解決不了其他問題,其他問題你得去其他部門申訴”。
                    ) R9 L4 O  g/ |7 S' J
                    我們連續九年走法律途徑奔走呼號,卻投告無門,僅交給法院的訴訟費及醫學會的鑒定費就上萬元,賠幾千元,算賠什么?感覺省檢察官與鐘小明合起來羞辱受害者走法律途徑。抗訴程序本就是為了糾正枉法裁判的一個司法監督程序,根本沒有調解一說。

                    6 c0 K# J5 ^; E, Y9 m% n( I9 \
                    “只以書面材料為準”,就不能打電話向下級檢察院了解實情?,當發現案件與事實有出入時,按程序也可以要求下級檢察院補充書面材料,為什么不做?省檢察官根本就不想了解事實真相,而是急于駁回兩級檢察院依法提起的抗訴,是不是又與鐘小明達成了什么私下交易?。
                    8 B. H! X! P2 W' O+ I* |
                    為什么一個省級檢察院不走抗訴程序,不經過下面兩級檢察院,自己直接插手?單獨去跟被告“溝通”,里面有什么“黑幕”?,我們不知道這個副科級的醫院院長有什么“背景”,為什么有沖天的負能量?不論告到哪個部門哪個級別,他都有本事“打通關節”,江西省醫學會、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江西省人民檢察院,工作人員都幫他使用太子換貍貓、貍貓換太子的辦法徇私舞弊,讓可能受到刑事處罰的人逃避處罰。每當我們的申訴出現一絲希望時都會被他扼殺。嗚呼!這是怎樣的一個法律環境呢?相信我的慘痛經歷也是千千萬萬個醫療受害者的經歷,我母親付出生命的代價,醫院草菅人命后又集體偽造病歷的惡行,還有各級參與其中的腐敗分子,在中國政府大力反腐的今天,得不到絲毫懲處。今天受害的是我們,以后你、我、他中的任何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因為人一輩子總會有生病住院的時候,相信將來一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受害者,被迫走上暴力反抗之路,弱者只能忍氣吞聲,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會在沉默中暴發。

                    1 K" U* s! I; ^3 @
                    十九、宜春市檢察院為什么不同意重啟調查?
                    & p% u$ o# N% G- f" u2 o
                    應該說宜豐縣檢察院現任檢察長,對普通老百姓的申訴,還是比較負責的,第一次投訴,出了一個調查說明,第二次投訴依法提起了抗訴。宜豐檢察院在一次接訪時,副檢察長熊建軍無意中提到,宜豐檢察院現任檢察長在接到我的投訴后,曾就重新啟動調查一事,上報宜春市檢察院,但未獲同意。為什么宜春市檢察院會不同意查?這是因為鐘小明此時也已與宜春市檢察院的領導拉上了關系。這還得從2009年說起,宜豐縣城有兩個大一點的醫院,一個叫宜豐縣中醫院,一個叫宜豐縣人民醫院,2009年宜豐縣中醫院的原院長,因經濟問題被宜春市檢察院調查,宜豐縣人民醫院院長鐘小明得到消息,迅速把宜春市檢察院的領導請過來,現身說法講廉政課,然后以支付培訓費的名義給以紅包,所以后來中醫院的原院長被處理,而這個鐘小明則穩坐釣魚船,什么事都沒有,十年不倒。就是因為他善于察顏觀色,利用公共資源、公款,為自己編織一層又一層的保護殼,不論做了什么違法的事,有關部門都會保他。請市檢察院的領導講廉政課,難道他會不懂行賄受賄是狠罪?為什么不請大學的法律專家,而是請對他違法犯罪行為有管轄權的市檢察院領導?我認為學法是假,拉關系是真。所以,調查江西省醫學會與宜豐縣人民醫院串通起來偽造病歷、捏造病史,讓專家做虛假鑒定一案,會涉及很多部門的腐敗分子,他們都是一條船上的人,一損具損,一有風吹草動,就互相通風報信,讓鐘小明去“打通關節”,因為他掌握著豐富的公共資源,更有用不完的公款。受害者去這些部門申訴自然就得不到公正處理。
                    3 L6 x, \  t$ {* y
                    二十、根據有關法律,應不應該查?
                    & O* D* b9 Y6 H; }5 |/ Y
                    我多次去宜豐縣檢察院請求啟動調查,他們每次的說法都不同。有時說,省醫學會他們管不到,有時又說醫學會是群眾團體,工作人員不是瀆職犯罪主體。有時又說現行法律不適用,法不溯及以往。有時干脆說沒時間查。我特意查了有關法律,情況如下:
                    9 M0 w6 Z$ u) K; i$ S
                    (一)、醫學會組織鑒定工作的人員、非營利性公立醫院的醫生,是否構成瀆職犯罪的主體?

                    ! \6 L) C+ a3 F* y) v, [
                    由于本案違法犯罪行為最早是2006年、2007年,根據程序法從新實體法從舊原則,實體法應適用2006年施行的法律。但是,2006年版《刑法》、2011年版新《刑法》第九十三條,所定義的國家工作人員是一致的:“【國家工作人員的范圍】本法所稱國家工作人員,是指國家機關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人民團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和國家機關、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委派到非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及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
                    1 X2 v5 m2 j. \7 \, k% n9 ^
                    國務院、及衛生部頒發的《醫療事故處理條例》、《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暫行辦法》、《醫療機構病歷管理規定》、《病歷書寫基本規范》等都屬于行政法規。

                    * \. B) g) f. L
                    醫學會是群眾團體組織,其工作人員根據《醫療事故處理條例》、《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暫行辦法》進行的醫療事故鑒定組織工作,是在行使行政管理職權,屬于“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構成犯罪的,自然就屬瀆職犯罪主體,適用普通法條“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
                    : J3 N$ k! J$ G' ~  c3 o
                    人民醫院是非營利性的公立醫院,屬事業單位,醫院有關人員根據《醫療機構病歷管理規定》、《病歷書寫基本規范》記載、復印、保管病歷行為,以及根據《醫療事故處理條例》、《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暫行辦法》配合衛生局、醫學會參與進行的事故鑒定工作,都是依法從事的公務活動性質,屬于“事業單位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隱瞞、簒改、虛假記載、偽造病歷、捏造病史、虛假陳述等行為,屬于利用其管理病歷、記載病歷特權,徇私舞弊、濫用職權行為。構成犯罪的也適用普通法條“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網上有多起醫生構成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被檢察院起訴的案例)
                    $ V( u) W; x( E! p" ?
                    因此,不論是根據2006年版《刑法》、還是2011年版新《刑法》,這兩類人員都可以構成瀆職犯罪主體,是否構成瀆職犯罪主體,關鍵看其行為是否是在依法從事公務活動。

                    * O7 `- r' \% r" M0 b+ L) n4 A) ^2 m
                    (二)、追訴時效
                    4 ^' ?8 G5 E& w1 b. v) K  I
                    1、《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法釋〔2012〕18號第六條“以危害結果為條件的瀆職犯罪的追訴期限,從危害結果發生之日起計算;有數個危害結果的,從最后一個危害結果發生之日起計算”。本案危害結果仍在發生,受害者走法律途徑至今投告無門,犯罪分子至今仍在各自的崗位為害一方,逍遙法外。
                    * o: ^4 a/ a) S# t
                    2、2006年版《刑法》、2011年版《刑法》第八十八條第二款“被害人在追訴期限內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 n8 P4 X- l% Z% s# w: X( y
                    我們早在2007年4月就已向宜豐縣人民檢察院提出控告,只是當時因故未立案調查,宜豐檢察院有存檔,所以現在調查“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7 P! ?+ x% F( |+ L
                    (三)、立案標準

                    9 B7 M+ |% r. X0 m4 G! V
                    1、《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瀆職侵權犯罪案件立案標準的規定》高檢發釋字〔2006〕2號:“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應予立案:
                    1 H, H- P2 b$ B7 {2 j% N
                    “1、造成死亡1人以上的”。“3、造成個人財產直接經濟損失10萬元以上的”。“8、嚴重損害國家聲譽,或者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主體不符合刑法第九章所規定的特殊瀆職罪的主體要件,但濫用職權涉嫌前款第1項至第9項規定情形之一的,按照刑法第397條的規定以濫用職權罪追究刑事責任”。

                    4 R1 d) j3 F, F; h+ Z) @& q' O
                    2、2006年版《刑法》、2011年版新《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醫療事故罪】醫務人員由于嚴重不負責任,造成就診人死亡或者嚴重損害就診人身體健康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 A6 a- c4 M% m! L& P
                    3、本案中某些相關人員還可能涉嫌有行賄受賄行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條規定:構成犯罪的數額,起始標準是五千元。

                    3 Q6 o* V/ G& }$ F
                    (四)、醫學會工作人員與人民醫院人員串通起來,隱瞞、虛假記載、偽造病歷、捏造病史等,徇私舞弊讓專家做虛假鑒定,目的就是為了“使可能受到刑事處罰的人免除刑罰”,可能構成瀆職犯罪。

                    ! q3 o) N" W# |
                    2007年3月30日下午在省醫學會鑒定時,醫方提交胡恒娥2004年8月“住院治療高血壓”病史病歷,作偽證。除江西醫鑒〔2007〕04號《醫療事故技術鑒定書》有明確記載外,還有七個鑒定專家可以作證,他們當時不知道病史病歷是偽造的,鑒定結束后就解散走了,但醫學會鑒定檔案中會有各專家的簽名及地址,不難核查。此外,當時在場的還有省醫學會兩個人(其中一名是前來說情的女會長)、醫鑒辦兩個人,事后他們得知病史病歷是偽造的,但卻使用太子換貍貓的辦法徇私舞弊,讓醫院將偽造的假病歷拿回去,換回了真實病史病歷存鑒定檔案中。宜豐縣人民醫院領導組織醫生、護士偽造2006年住院病歷的事實,參與的醫生及護士前后共有十幾人,病歷資料上都有姓名,只需提審相關人員進行詢問,也不難查清。根據《醫療事故處理條例》及衛生部有關規定:只要發現醫院存在偽造病歷行為,將直接定性為醫療事故。“造成患者死亡或重度殘疾的”,定性為“一級醫療事故”。因此,本案涉及刑事責任、行政責任、民事賠償責任。

                    , }8 I, o! B+ L5 o) Z- |3 |& }
                    . |3 |% |" h% I6 N
                    死者之子     熊玲期

                    ' R% |* _: O% U
                    2015年10月28日

                    ) X+ w5 ^0 X. h2 P$ R) ~
                    電話    13870576109
                    ( T  s; `* \; V' n, s
                    郵箱    [email protected]
                    ; o6 o* [- l8 T5 \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0
                     樓主| 發表于 2015-10-31 12:36 | 只看該作者
                    無法上傳法律文書照片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12
                     樓主| 發表于 2015-11-22 21:16 | 只看該作者
                    自己頂一下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會員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app下載|論壇監獄|手機版|Archiver|大江論壇

                    GMT+8, 2018-11-21 11:00 , Processed in 0.171669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大江網論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广东快乐十分助手